为什么中国缺乏的商业伦理?

※发布时间:2018-1-8 10:02:20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这一段文字,出现在《伦理与资本主义》的导论里。1904年,40岁的教社会学教授马克斯·韦伯提出了这个问题。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就是从这个设问开始,资本主义完成了一次的伦理轴心化。他将人类文明的新:资本主义运动进行了一次非经济层面的文化诠释,伦理、民族传统的角度重新诠释乃至定义了资本主义的。一直到今天,它仍然是一个世界性的共识。

  作为韦伯论述的对应体,东方文明从此陷入到一个巨大的被动境地之中。它必须解释:为什么众多早慧的东方文明无法诞生资本主义?韦伯在另一本作品《儒教与》中断言:它们都不具备那样的责任伦理观,因为“儒教,作为支配性的终极价值体系,始终是传统主义取向的,对于世界所采取的是适应而不是的态度”。

  到1980年代之后,随着新的兴起,一些美国及的华裔学者——如和杜维明——试图证明的众多伦理概念与现代工商有天然的契合点。在他们看来,与生俱来的入世价值观与伦理有异曲同工之处,因此不需要证明中国也有伦理或资本主义萌芽,而只需承认中国史的特殊性。杜维明甚至认为:只有伦理才能解决当前的资本主义危机。

  其一,是经典儒学大师对经济行为的。在先秦诸子中,孔孟对工商业的阐述很少,其认识水平非但不及法、墨两家,甚至连农家、杂家都未必能比。

  其二,则与中国的大一统政体有关。自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以来,在中央的帝国模式之下,历代者形成了丰富的、中国式的行政模式和经济治理经验,与之相伴随的,则出现了极富特色的、先盛后衰的工商文明。当中央形成之时,必是生成、民间羸弱之际;而当地方坐大之时,又必然产生割据的景象。中国所有朝代的兴衰更替,无一不是这一逻辑的具体表现。而在这一中,工商经济一次次地成了品和品。在工业之前,中国的经济形态都是官商经济的种种变型。

  于是两千年来,我们看到的景象正是:在独特的国家治理模式之下,中国从来没有的工商运行体制,所以从来就没有的商业伦理。这造成的另外一个结果是,企业家阶层对自身的身份认同感非常薄弱。

  自古以来,对经商者身份的不仅仅来自者及知识阶层,甚至来自他们自己。费正清就曾经说过:“中国商人最大的理想就是,他的子孙不再是商人。”即便到了晚清,先进如张謇,也把自己的下海经商称之为“喂虎”,视为万不得已之举。1920年代期间,上海的出版事业空前繁荣,其及图书印刷总量竟已超过美国,可是却没有一本公开发行的商业。

  我们可以认定,企业家阶层开始对自己具备了一定的身份认同意识,正是本次的一个重大事件。当然,从现今的景象看,这种身份认同仅仅体现在财富自觉的层面上,在阶层自觉上,还远没有开始。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