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龙贵:“拆迁把猪拆没了”行政伦理

※发布时间:2019-2-9 4:41:31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维基解密黄菊自杀

  3月17日,是安徽蚌埠市五河县城关镇养殖大户衡巧仁、王雪梅夫妇刻骨铭心的日子。这一天,两人接镇里通知去“见领导”,结果领导没见到,回家发现自家养猪场被拆了,193头良种猪不知去向。从此,他们踏上了“寻猪之”。(4月10日 《新安晚报》)

  如果不是的介入,衡巧仁夫妇恐怕真的将面临活不见猪、死不见尸的困境了。据时任城关镇副镇长、现改任镇副的胡从跃称,作为城关镇辖区的居民衡巧仁,其养猪地址属于县里有关部门确定的违章搭建房屋,当日属于正常拆除范围,至于饲养的那批猪,作为暂扣物资,已经在公证处的公证下,被安全转运并代为饲养。

  虽然事发蹊跷,但事情的已经不难厘清,这其实就是当地自导自演的一出“调虎离山计”,以“见领导”为理由,骗走衡巧仁夫妇,而对其养猪场进行强拆。至于顺手带走的那193头猪,名义上是“代为饲养”,实际上相当于谈判资本,倘若衡巧仁夫妇不乖乖服从的话,很可能将会血本无归。

  或许当地镇至今还沉浸在自己的“锦囊妙计”中,但拆迁作为一种行政执法行为,其正当性和性首先取决于程序。即便是拆除违章建筑,因为涉及私人财产,执法部门必须履行充分的告知义务,并且在协商的基础上进行。只有在穷尽一切办法后,才能实施强制拆除。没有告知更没有协商调解,甚至还使用骗走业主,无论如何谈不上是“正常拆除”,只能说是执法权。

  当地的行为事实上还构成了对私有财产权的侵害。的私有财产就是一个的堡垒,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处置。《物权法》也明确: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就算是衡巧仁夫妇的养猪场属于违章建筑,但养猪场里的193头猪则是他们的财产,有什么理由将其“暂扣”,并代为饲养?更让人困惑的是,好端端的193头猪,何以莫名其妙地变成了93头?这神圣的100头猪究竟去了哪里?这每一个问题都关乎的私有财产权,关乎公平与,也在着的运行和品质。

  对于以养猪为生的衡巧仁夫妇而言,这193头猪是一个“怎么活”的问题,而对于当地镇而言,这193头猪则相当于给公信力标出一个极其低廉的价格,个别力的结果,是让形象和威信了巨大的羞辱。让人唏嘘不已的是,相关部门在这一事件可谓一错再错,百出。在衡巧仁夫妇近一个月的“寻猪”过程中,相关部门百般推诿,不是“不知道”、“不清楚”,就是“你们看到谁扒的你的房子,就找谁要猪去”如此不负责任的话,哪像是出自工作人员之口?

  对于部门而言,守法是最底线的行政伦理,但在一些地方和一些官员眼中,这些弥足珍贵的行政伦理却被弃之敝履。193头猪最后可能会找回,找不回也可以用来补偿,但是被的行政伦理和公信还能破镜重圆吗?

  

关键词:行政伦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