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行政伦理建设的三个层面--新闻报道

※发布时间:2019-3-11 8:33:30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与古代行政伦理强调行政官员个人的不同,现代行政伦理认为,个人的伦理必须内化于社会的整体结构之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现代社会是一个充满着有机联系的错综复杂的公共系统,个人的行为不仅受到个德的支配,而且更受制于社会整体的制度规范。因此,要想使行政人员个人的伦理水平得以改善和提高,就必须研究如何使伦理准则内在于调节人们行为的行政制度之中,并通过后者使行政人员个人的得以保障和实现。然而,制度伦理建设涉及极其复杂的内容,已成为我国行政伦理学界近年来的焦点问题。笔者认为,从层级结构上看,应当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在社会,行政伦理主要研究国家在不同政党执政的情况下,各级行政事务官员在行政执行领域中的伦理问题。我国实行的是领导的合作制度,国家层面的制度伦理建设包括十分广泛的内容,诸如:国家制度伦理、属猪的属相婚配表党派制度伦理、制度伦理、制度伦理等。笔者认为,当前我国制度伦理建设的核心问题是党政职责权限的划分、制度的确立、干部选拔委任制的。

  以党政职责权限的划分为例,在我国许多地区和部门,党委一把手和行政一把手原来互不相识,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积怨,上级党组织将两个人安排在一个地方或部门工作,时间一长,矛盾重重者不在少数,导致该地的工作推诿扯皮、效率低下。有人将此种现象归结为个别领导的品题,诸如:心胸狭窄、作风独断等,但情况并非如此简单,因为这是许多地方和部门普遍存在的共性问题。我认为,归根结底这是我国制度设计上存在的某种缺陷所致,如何合理划分党政领导的职责权限,实现党对行政工作领导的科学化,无疑是我国体制滞后的症结和难点所在,同时也已成为我国伦理学研究的迫切课题。

  再以干部选拔委任制度为例,长期以来形成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为大量德才兼备的人才重要领导岗位做出了重大贡献,但伴随我国广大公识的不断强化和建设的不断完善,现行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也逐步出诸多缺陷,某些地区和部门跑官、要官、买官现象之所以存在,根本原因在于这些地区和部门在执行领导干部选拔委任制过程中的偏差。

  层面的行政制度伦理建设涉及行理模式的制度伦理、行政组织机构设计中的制度伦理;行政责任安排中的制度伦理;行政管理程序确定中的制度伦理;对行政管制要求的行为予以惩罚的制度伦理等。当前我国层面的行政制度伦理建设的重点是转变社会治理模式、依法行政、权责对等、科学决策、立足服务、注重绩效,其中转变社会治理模式是重中之重。

  伴随我国经济结构的重大转型,就要求的行理模式和与之配套的责任关系不断创新,以便适应正在变化和已经变化的社会需求。近年来众多国内外学者提出的“公共善治型社会治理模式”就反映了这种要求,如俞可平认为,善治的本质在于、各类中介组织与共同管理社会事务,打破公共的封闭性,各种渠道,提供制的途径,让和各种社会民间组织地分享社会管理,鼓励他们参与到公共事务治理中去,表达自己的利益愿望,并对公共的运行施行有效地监督,从而实现治理主体由过去单一的行为变为由、企业和社会民间组织共同治理;治理程序从仅考虑工作效率变为效率、公平、、并重;治理手段从过去的管制变为和服务;治理的方向从过去单一的自上而下变为上下左右互动。

  国家层面的制度伦理和层面的行政制度伦理相互联系、相互作用,对行政管理人员的思想作风、工作作风、领导作风、生活作风、学风产生广泛影响。在我们国家日常行政管理工作中,制度伦理和行政制度伦理主要通过各级行政管理人员日常工作中的学习制度、调查研究制度、联系群众制度等微观层面的行政机关日常管理制度伦理表现出来。

  以学习制度为例,关键是要建立和现代社会相适应,综合了理论、技能、行政伦理的学习培训制度,并与公务人员的个人发展规划和工作绩效相结合,由此才能建立起良好的学习制度,从而确实有效地提升公务人员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