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因法之名》是用伦理来讲故事的集大成者

※发布时间:2019-7-29 4:32:11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魏优旃现实题材创作正在渐渐进入深水区,现实题材创作好啃的、好吃的肉都吃光了,无论在市场方面还是在价值方面,可能要啃一啃骨头,《因法之名》就是这样一部啃骨头的作品,给我留下思考的问题比观剧的快乐多得多。

  这部剧不是第一部用伦理来讲故事,不是开先河者是集大成者。这部电视剧将检察机制历史性变革“有罪推定”到“疑罪从无”与检察队伍实际变化联系起来,将复审司法案件的复杂性与本剧公检理情感纠结起来,通过角色伦理关系设计来讲述故事。许志逸案、葛晴案涉及主要角色均为亲友,许志逸和许子蒙外一些,但也在这个小区里,这样的写法,执法人与当事人部分关联不一样,是全关联。我觉得这种关系角色处理涉及到一个内核,源自于的现代司法体系和我们国家传统伦理的尖锐矛盾。我爱我师但我更爱真理,邹桐,葛大杰呢,还有曙光,都是这样,我们的发展碰到了现代化的社会进程和传统的伦理保守的色彩之间尖锐的矛盾。

  我看这个剧的时候司法不仅面临着艰巨的体制内心态,对我们重新按照过去的执法规则来判案和今天面对的审判制度的变化,我们怎么调试?因为过去的成绩、荣誉、名誉,更多的表现为社会中人情世故对司法的强烈干预,没把从快从决许志逸案淡化,许子蒙姥姥基本上是法盲,但是法盲特别有能量,三次杯葛了,到市,几次杯葛掉了。司度最大的阻力是人情观。而且讲述这个故事的地方叫陆定市,只介绍市、市检察院,这个“市”可能还不在北上广,更像二三线城市。这种城市里现代化步伐远没有北上广这么大,公识远没有北上广这么强,传统的法和伦理确实比北上广强,叙事空间选择得很准确。

  剧作处理力度让评判和法律评判各归其途,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许志逸这个角色与以往大为不同,这不是无缝的蛋是一个有缝的蛋,有缝的蛋被错判以后我们同情心应该往哪里放?我看到不多的故事里,是一个新型的被错判者。剧中所附着的社会价值特别值得寻味,许志逸是今天社会生活复杂化背景下出现一个新的错判角色。我认为目前电视剧有一个启迪认识功能,还有社会的和复位功能,在观众观赏效果上,剧情给予许志逸是不够的。他17年之灾不是对他不检点的,也不足以让观众对他,这个角色还是能够博得观众同情的。我也没有想明白,有缝的蛋怎么处理呢?我们以前处理的都是无缝的蛋,受委屈了把他捞出来。再一个陈硕这个角色也挺耐人寻味,把司法体系放在律师事务所,跟律师事务所的老徐是司法链条上一个重要环节,而且都是的律师,先问再去判案。他的开端和他父亲的开端都是有,他父亲痛恨许志逸,所以出具不全;他开始也是这样,不愿意接,让他父亲不要举证。许志逸还是在体制内,体制内造成冤假错案,体制外未必一样。我们1997年以前那种从一个比较坚硬的计划体制下,市场经济已经开始涌动起来,这个问题还是挺值得思考的。然后就想到如果剧作还有什么特点的话,走得第一步就是,对冤假错案进行纠正,今天市场体系还会出现这样,只不过更多表现在民事领域问题。

  我觉得这个剧还是留下了思考空间还是比较大。现实主义题材创作,应该有表现出来深水区和啃骨头迈进的态势,应该值得肯定。

  财成国际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