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天空》剧情介绍(16-20集)

※发布时间:2017-3-25 12:14:52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简介:这是一个既起伏跌宕,又错综复杂的漫长故事,贯穿了从抗日战争到时期长达四十年的历史。姜大牙和陈墨涵是凹凸山区蓝桥埠镇的同乡,因为出身不同,参加的方式和所走的道也不同。同是为了抗日,陈墨涵提议去找的游击队,而姜大牙主张投奔的正规军。在互相不能的情况下,他们各带一人分道扬镳。简介:这是一个既起伏跌宕,又错综复杂的漫长故事,贯穿了从抗日战争到时期长达四十年的历史。姜大牙和陈墨涵是凹凸山区蓝桥埠镇的同乡,因为出身不同,参加的方式和所走的道也不同。同是为了抗日,陈墨涵提议去找的游击队,而姜大牙主张投奔的正规军。在互相不能的情况下,他们各带一人分道扬镳。

  杨庭辉上调江淮军区任司令员,王兰田出任江淮军区部主任。麒麟山军分区由谁来?分区司令由谁来担当?便成了一个众所瞩目的问题。

  杨庭辉识人用人的胆魄再次惊世骇俗,他和王兰田一起大力举荐姜大牙接任麒麟山军分区司令一职。当董闻音向姜大牙吹风时,姜大牙自己都不敢相信。董闻音说:你就没有想过你来当么?姜大牙说,那不可能,我一个大老粗,当到大队长已经是杨司令抬举我了。董闻音说,你认识到自己是个大老粗,就是进步;但是真正的进步,你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文武双全象杨司令那样的指挥员。姜大牙不计前嫌的努力并没有使李文彬消除隔阂,乍一听说人事变动的情况,李文彬就更感到苦涩和了。他找到窦玉泉大发牢骚,对将由姜大牙来控制麒麟山的局面忿忿不平。而窦玉泉,虽然当初曾劝他对姜大牙做到底,并出过具体的主意,如今却又见风使舵,劝他以大局为重,搞好团结。李文彬对此冷笑不已,认为窦玉泉纯粹是投机。窦玉泉则认为李文彬钻了牛角尖,过于狭隘。杨庭辉和王兰田临行前的最后一个晚上,请军分区和特委的几位负责同志喝酒吃狗肉,情词恳切披肝沥胆地和大家交心,语重心长地讲了他们安排姜大牙当司令的想法和同时也存在的担忧,要求他们既要配合好姜大牙的工作,也要继续帮助姜大牙改正身上的缺点。张普景和窦玉泉都地表了态。座中只有碑始终缄默不语,显得心事重重。杨庭辉和王兰田又策马飞奔到陈埠县宣布命令。他们赶到县大队时,姜大牙正在鼓捣新鲜玩艺儿--冲照片。他们一起用刚缴获的机合了一张影。这张照片成了多年后的一个重要的回忆。

  杨庭辉叫姜大牙的名字时,姜大牙告诉他:我已经正式改名叫姜大牙了。杨庭辉说:改得好,改得正当其时。不然的话,命令一宣布:麒麟山军分区司令姜大牙,听起来怎么也象是司令而不象是新四军的司令。杨庭辉和王兰田分头找姜大牙、董闻音和宋上大等谈话,董闻音任军分区部副主任兼二团,宋上大任二团团长。董闻音开始有些,后来也果敢地接受了任命。走了以后,姜大牙却压起了床板。董闻音跑来看他,才发现今非昔比的姜大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难过之中。董闻音再三追问,才知道他最难过的不是担心工作经验不足,也不是和窦玉泉和张普景搞不好团结,而是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他道,过去那么野,做了那么多鲁莽的事,爱讲粗话,归根结底就是没有文化。姜大牙崭新的文化意识和思想水平使董闻音心灵震颤了。她下决心要帮助姜大牙早日成为文武兼备的司令员……陈墨涵秘密召集79营的老们,商定了一整套新的治军方略,以彻底改头换貌来保存这支部队,瞒过高汉英的眼睛。

  不久,果然有了变化:79营不再有过去的那股恨劲,也开始军纪涣散了。吃喝嫖赌的事时有发生,很有点象真正的样子了。从那以后,高汉英觉得他的掺沙子计划有了效果,当陈墨涵只剩下孤身一人时,他不知道自己的韬光养晦之计是否能真正奏效。他在寂寞中拿出了尘封多日的二胡,揉弦,拉起了《十面埋伏》,不料在悠长的琴声中,多日的雪无痕带着初愈的重伤伤痕径直来到了他身边,令他感到极大慰藉。他仿佛在中得到了神谕,带着79营,他无论如何必须走下去!已是盛夏季节。就在太平洋战事紧锣密鼓,胜利在望的形势下,森严的舒霍埠发生了一起重大案件,高汉英的、246团团长张嘉毓被人暗杀了。张嘉毓死得很惨,被枪弹贯穿头颅后,再吊在树叉上,胸前别了一张纸条,写着我害死了石云彪,!这件事引起旅上下一片混乱,高汉英虽然严令彻查凶手,务使归案,但暗地里也是心惊肉跳。只有陈墨涵心里清楚此举是何人所为。他并不钦佩这样的暗杀行为,但却十分地钦佩那人的勇气。他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于是就独自带着雪无痕攀上812高地,在雷雨之夜祭奠壮烈的79团石云彪团长。惊雷闪电在他眼前飞旋,倾盆豪雨在他身边咆哮,他感到79团的和命运真正注入到自己的血脉之中。第十七集

  高秋江的情报站已经沉寂了许久,这一天,突然又送来了日军近日将对麒麟山区发动秋季攻势的重要消息。这次日军进攻的矛头直指高汉英部的东南防线。

  旅指挥部里一片忙乱。高汉英派副官飞马梅岭,请姜大牙司令来舒霍埠参加紧急作战会议,共商御敌之策。不料,副官连姜大牙的影子都没见到,碰了个不硬不软的钉子。

  高汉英一筹莫展了,不知如何是好。副旅长文泽远对姜大牙心态作了细致的分析,认为这么大的事情,派一个副官前往本身就是失礼。高汉英这才恍然大悟,于是亲自出马,带了二百杆新枪和粮食药品等到达梅岭,要与姜大牙司令交好,面商战事。在讨论如何接待高汉英时,李文彬认为姜大牙缺乏经验和风度,窦玉泉与方面主谈,窦玉泉一口回绝。姜大牙什么也没有表示,只说早一刀晚一刀,早晚得挨这一刀,让我也锻炼锻炼吧。在双方会见中,姜大牙的身上已全然不见原先粗野的侉相,具有了新四军的得体举止和应有风度。这不但让高汉英折服,连随长官前来的陈墨涵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位衣着合身谈吐自如的新四军司令,是不是当年的姜大牙?双方的会谈气氛轻松,十分顺利,获得了成功。在整个会谈中,张普景、窦玉泉与姜大牙配合得十分默契,丝毫看不出他们之间曾有严重的龃龉。

  只有李文彬仍然对姜大牙耿耿于怀,横竖。令他尤其不能接受的是,窦玉泉、碑等人在姜大牙面前的表现简直就是唯姜大牙马首是瞻。尤其是碑,运动是他领导的,姜大牙数他最卖力,如今却一口一个梁司令如何如何,那副仰人鼻息的样子让人感到肉麻。他想挖苦碑几句,碑却低眉顺眼地当随从,跟着姜大牙送去了。姜大牙谈判的成功,加深了李文彬的气恼。他怎么看,姜大牙都不像是一个纯粹的者。如果这样的人成了的主流,那么像李文彬这样受过红色理论熏陶的职业者又算是什么呢?李文彬找窦玉泉发牢骚,挖苦,昨天还要杀了他,今天没想到他们如此之快就同姜大牙打成了一片,简直让人怀疑他们的人格!没想到窦玉泉一本正经地他狭隘,有山头主义思想。李文彬深感孤立,心态愈发郁闷。他感到自己在麒麟山的处境因为姜大牙的得势必然更加不顺,只能受更多的气。为了排遣心情,在一次会议后,李文彬借口检查武委会工作,向继任陈埠县县大队长的朱预道打了个招呼,擅自绕道崔家集去会情人崔二月,倾诉苦恼。朱预道不便阻拦,派了一个班给他作警卫。不料,获知情报的日军小队半夜神速偷袭了崔家集,了崔二月,俘获了李文彬。军分区领导最早得到了这骇人的消息,姜大牙痛责朱预道,说谁让你放李去崔家集的?朱预道强辩了几句,姜大牙冷笑说,李文彬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是问!

  姜大牙不顾阻拦,立即亲率通讯排二十余骑飞驰拦截日军小队。他们在小店与敌相遇。日军不计伤亡,拼命抵抗,边打边押着李文彬跑往敌占区。

  在最后关头,朱预道请求以迫击炮射击,张普景和窦玉泉也表示同意。考虑到有可能伤及李文彬,姜大牙咬着牙,最终还是放弃了炮击。

  李文彬的被俘使麒麟山反秋季攻势的作战部署陷入了危机。在抓获了李文彬的崔二辫子,这是山野大佐策划已久的一次行动后,军分区和特委领导层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几位忧心忡忡,一个十分现实的问题咬噬着他们的神经。反秋季攻势的方案,是军分区领导会同高汉英部一起商定的,而且在营团干部会上发了预先号令。如今一个县委兼县大队落入敌手,无论如何会对整个作战部署有着重要影响。参谋长姜家湖提出:李文彬的被俘,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原先的方案要不要改变;二是要不要跟友军通气?窦玉泉说:当然要通气,仗要靠两家一起来打嘛。一个同志被俘了,只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不做任何损害自己队伍的事;可是作为战斗的指挥者,我们也不能不考虑到第二种可能。所以应该做的是:一、调整部署;二、通报友军。张普景说:这样的做法,基本上就是给老李判定为必然变节了。但我还是相信老李会保持一个者的忠诚。窦玉泉说:我也愿意相信老李的忠诚,但部署还是要调整。战争是一门科学,宁使我有虚防,无使彼得实偿。这是在出现了被俘人员后必须特别注意的!

  自上任后一直对张普景窦玉泉等表现了极大尊重的姜大牙,一直静静地听着双方的争论不休。最后,他果断地说,要以最好的可能看待同志,但要以最坏的情形来看待局势。他下定决心,调整计划,将计就计,并与高汉英部及时沟通。仅仅事隔两天,舒霍埠高汉英那里就传来了确切消息--李文彬变节了!

  洛安城里,韩春云和高秋江同时接到解决李文彬的指令。新四军方面要消灭顺理成章。高汉英要除去李文彬则是了文泽远的:一,如得手便可向配合作战胜利的友军送上厚礼;二,除李文彬决非易事,如失手,正好借刀。因为文泽远已查出剌杀张嘉毓的凶手正是高秋江,而她居然已经调查出了812战斗的,下一个被行刺者是谁,已经不言自明。当然,文泽远还有更深一步的安排,高汉英觉得自己已到悬崖边上,无他计可施,也只好同意。高秋江和韩春云决定联手完成除去李文彬的任务。她们用巧计潜入李文彬躲藏的洛安静云寺,干净利落地击毙了这个。当天晚上,韩春云表示两人不宜在洛安城再呆下去,撤离,高秋江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而是找出白朗宁,准备解决下一个目标。韩春云十分诧异,再三追问。高秋江悲愤地向韩春云讲述了她和石云彪的情感史以及要赶回舒霍埠为死去的恋人继续报仇的打算。韩春云苦劝未果,只好和高秋江一起制定了一整套复仇计划。但就在次日凌晨,一伙持枪的蒙面人包围了她们住所,向她们发动袭击。激战中,高秋江多处负伤,她执意要韩春云逃命,并将一封密信让她交给乌龙集一个叫赵无妨的手中。韩春云靠荡绳,高秋江却不知死活……

  由于姜大牙对李文彬应对得当,国共双方准备及时,配合默契,麒麟山南北联手,了临近的日军最后一次进攻,反秋季攻势终于取得了胜利。

  反秋季攻势胜利和李文彬,使得张普景、窦玉泉和碑在上陷入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姜大牙却并未因此趾高气扬,反而异乎寻常地谦虚和尊重他们。

  但这些自认为是纯粹的布尔什维克,要把麒麟山统一到正的、规范的局面的干部们,怎么也没想到,当初激昂的李文彬竟成了怕死的软骨头。这无疑给人们提供了这样一种设问,既然过去以最的姿态出现的李文彬当了,那么如果被俘的是他们几个,结果又会怎样呢?到了这时候,他们越发觉得当时还不如就开炮把李文彬和敌人一起炸死。碑说:营救那天,要是开炮了好了,就算把李文彬,他也是烈士了,现在却成了,早晚是个死,可现在倒让我们为他背黑锅!

  张普景问窦玉泉:老窦,你现在说真话,你那天开炮的时候是怎么样的,有没有想到李文彬会?

  张普景对谁李文彬导致他这件事颇多疑问,分析来分析去,他觉得高汉英身边的、姜大牙和朱预道、窦玉泉和碑、李文彬的警卫员都是怀疑对象。于是张普景以他的高度性又写下了一份材料《关于李文彬被俘的几个疑点》。在他写这份材料时,所设想的各种情景以不同的方式在他面前出现……。张普景找到了一个可以查证的线索,那就是李文彬被俘时的警卫员。可此时那位警卫员已在战斗中了,他只好仰天长叹……

  这一天,姜大牙心情愉快地率领数十骑纵横于阡陌之上,前往迎接到军区受训两个月的董闻音。两位彼此有情的年轻人火一样企盼着会合,不料随董闻音来的还有一位重要客人--盟军派来的观察员、美军上校切斯特先生。董闻音欣喜地发觉,迅速找到了与外国猴打交道的感觉的姜大牙礼节得当颇有外交风度。切斯特带来的消息是:美国人已经把扔在了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日本人的最后战败已经指日可待了。

  姜大牙热情地招待切斯特,他一直暗中的技能得以充分发挥。他安排军事表演,大摆接风筵席,把个切斯特乐得云里雾里。和高汉英的摆谱和土菜不同,切斯特最喜欢吃的竟然是菜汤面鱼。在被姜大牙用土烧灌得酩酊大醉后,切斯特搂着姜大牙的肩膀拍拍打打,已经张口闭口老梁兄弟了……在一片大好形势下,朱预道和岳结婚了。切斯特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对于婚礼的不同风俗闹出了不少笑话……转眼就到了全面抗战的最后阶段。姜大牙被任命为江淮野战军八纵二旅旅长,张普景任二旅,麒麟山军分区的部队即将拉出山区。声望正隆的姜大牙在其他同志的下,当仁不让地当上了旅党委,搞得张普景十分地尴尬。日本终于宣布投降了。按照和日军的协定:日军只向投降,不向缴枪。但在麒麟山这个地方却出了一件怪事,当年曾和姜大牙有过一面之交的日军大队长西村大佐,只向姜大牙投降,不肯向高汉英部投降。为此,西村向高汉英的受降部队开了火。高汉英无奈,只得请姜大牙前往。受降后,高汉英向姜大牙要这支日军的武器装备,姜大牙不给,在这一地区,国共关系立刻就由合作变成交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筹备着结婚的姜大牙和董闻音接到了王兰田,要他们立即着手开展对高汉英部的分化工作。刚任团的董闻音必须先行一步。两人拟定于中秋节举行的婚礼不得不因此推迟。在即将随团行动离开麒麟山前,已准备好行装的董闻音焦急地等待着姜大牙。数年倥偬的战斗生活使董闻音对姜大牙的认识终于清晰了。当年,也许就因为她的一笑而改变了姜大牙的人生道;而今天,随着姜大牙被铸造成了最坚定的者,她也一天天发现自己对姜大牙的爱在成长着。她笑着想,还让我和教育姜大牙呢,倒是我自己被他和教育了。姜大牙终于赶来。两个恋人相拥着,把自己最真实的身体呈现在阳光里。姜大牙刚毅果决的脸上热泪纵横,他锲而不舍的爱情终于被接纳了。可是就在人生新的一页就要掀开之时,他遏制了自己的冲动。他决心等董闻音完成任务回来后,集合全旅宣布他的婚姻,以最隆重的方式启动爱情的第一道程序……第十九集

  寿春县安丰巷原日伪的内,137师的军官们正襟危坐,在听中将师长高汉英传达长官部的剿匪计划……

  与此同时,由新四军麒麟山军分区升格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淮野战军八纵二旅,也在梅岭召开作战会议,讨论如何应对的剿匪计划……

  在作战地图上,高汉英剿匪的第一步就是要先吃掉姜大牙的二旅。而在解放军作战地图上,要敌军攻势,首先就要成功地把79团拉过来。

  高汉英宣布的剿匪部署中,齐格飞旅担任主要任务;而在齐旅中,又是陈墨涵这个团首当其冲。陈墨涵一边不动声色地听着作战计划,一边想到了姜大牙和朱预道。难道自己真要和这两个当年一同从蓝桥埠出来投军抗日的兄弟刀兵相见,在内战的战场上拼个你死我活吗?正在这时候,他接到了由赵无妨转来的陈上将的一封密信。信中欣慰地表示了对他的信任,并嘱咐他严格掌握部队……为计,宜暂收锋芒,俟时机成熟,弃暗投明。这封信让陈默涵既又振奋,这位已被削去的陈上将说出的,正是自己深藏心底的想法呀!正因为此,陈墨涵谢绝了堂兄陈克训要调他去蒋文肇集团军任职的安排,沉静地留在了79团。作战会议后不久,陈墨涵和他的79团便正式进驻了乌龙集。乌龙集是个三省交界的商业集镇,十分繁华热闹。陈墨涵一到此地,就上街巡视。他无意中发现一个熟悉的姑娘身影,在通达茶庄门前一晃而过。这引起了他的注意和疑惑。

  引起他注意的姑娘就是韩春云。韩春云上次在洛安后,再次被王兰田派遣到敌后,执行特殊任务。她现在的身份是通达茶庄老板的侄女安碧薇,是专门为叔叔料理生意的。

  陈墨涵和韩春云终于见了面。韩春云告诉陈墨涵,晏公庙战斗自己负伤后,幸得老乡救治,自己却再也不愿回到打打杀杀的生活中去了,于是就弃武从了商,连名字都改成了安碧薇。陈墨涵明知道她是托辞,笑了笑,也不说破。但她究竟是谁派来的?来干什么?陈墨涵还是有所疑惑。对于陈墨涵的疑惑,赵无妨暗示他,这个小女子不是敌人是朋友。陈墨涵这才意识到,赵无妨很可能是方面的人,只是时候不到,各自都心照不宣而已……高汉英的137师对姜大牙部发起了进攻。姜大牙主动放弃了老根据地陈埠镇和徐家集,诱敌深入,声东击西,以机动灵活的战法使敌首尾不能相顾,一举歼灭高汉英三个整营,重创五个营,使敌损失兵力近两千,并将西皋、三河、天堂寨收归己方……陈墨涵庆幸自己的部队没有和解放军接火。但他被赵无妨委婉地告知,姜大牙之所以这样打,就是不愿意在战场上和老朋友交手。陈墨涵想,如果韩春云赵无妨真的都是谍报人员的话,那么在高汉英周围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人。恐怕137师出动之前,作战计划就已经放在了杨庭辉姜大牙的案头了。但这个内战怕还是要继续打的,陈墨涵担心的是再一次作战,如果与解放军交上火怎么办?在出征前,他向赵无妨表示想去品茶,赵无妨心领神会,立即陪他去了通达茶庄。在韩春云那里,他们不但喝了茶,乘兴又喝了酒。陈墨涵借着醉态试探,韩春云也亦虚亦实地回应。最后,韩春云终于将他的王兰田的信交给了他。陈墨涵读着信,热泪长流,表示要考虑带领79团弟兄起义。韩春云只告诉他,梅岭方面将会有专人找他洽谈起义事宜。并他不能过早,在作战过程中,应该完全服从高汉英的调动,不让高汉英等起疑心……被称为肚里有牙的副师长文泽远突然光临乌龙集,他视察了一圈后,已到了吃饭的时候。文泽远表示这饭不在团部吃,请陈墨涵安排到通达茶庄尽兴一饮。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听说陈团长在此地相中了通达茶庄的安小姐,我正好凑个兴去结识一下。陈墨涵暗自心惊,竭力挡驾。在百般推托不能奏效后,陈墨涵只得捏着冷汗答应下来,并做好见机行事的准备。陈墨涵本以为文泽远会借机对韩春云一番,谁知文泽远只是谈风说月,尽兴而归。陈墨涵送他回去时,文泽远似乎是带着醉意对陈默涵说:你的选择我知道,你放心我这个老兄是不会坏你的事的。有惊无险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此后也什么都没有发生。是文泽远原先就不认识韩春云,还是装作没有认出?他留下的话指的只是男女爱慕之事,还是弦外有音?这对陈默涵来说,真是一个难解的谜。

  姜大牙旅长一清早起床,便把刷牙这道程序鼓捣得轰轰烈烈。几年来,在董闻音的影响和强制下,他已经养成睡前洗脚,饭前洗手,起床刷牙,注意仪表的良好习惯。如今打了胜仗,想到不会太久就要和董闻音相聚,姜大牙的心情更是愉快极了。但在随后和几位旅领导碰头,根据俘虏口供对敌我双方实力算细账时,姜大牙的脸就黑了。高汉英一个新编师,兵力居然膨胀到四个旅十五个团将近两万人马,比抗战期间一个军还要大。这就是说,蒋介石对付才真正动了血本。而整个麒麟山区,杨庭辉的八纵才不过八千人马,二旅更只有区区三千人。武器装备更有天渊之别。如此看来,前面几仗对高汉英根本就没有伤筋动骨,真正的恶仗还在后面。杨庭辉和姜大牙都地意识到了更的形势。要想尽快地改变敌我力量的悬殊,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敌军,这项高度机密的工作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由于是单线联系,许多打入敌人内部的人员,除了杨庭辉、王兰田和姜大牙,张普景都不十分清楚,更不用说一直想插手这项工作的碑了。张普景提出要加强碑的敌占区工作站,抽调一批得力干部深入到高汉英部队心脏,以敌军。

  姜大牙没有直接表示反对,尽可能委婉地否定了张普景的意见。这是因为:一,他从心底里不信任人品的碑;二,碑前一阶段急于表现的做法,已经给接受王兰田姜大牙单线领导的地下工作人员带来了;三,关于工作地下工作有严格的纪律,不是可以公开讨论的。而张普景却认为这是姜大牙刚愎自用,,是借机报复。姜大牙不痛快了,对张普景说:你误会了。你以为我要架空你吗?这是为了工作!以后我会跟你说清楚的。但是张普景还是把这种状况和李文彬后的的江淮派失势联系在了一起。在不愉快的争执之后,他拂袖而去……

  与此同时,在麒麟山北麓乌龙集79团驻地的救护队里多出了一个,这就是与陈墨涵谈判,伪装进入部队的董闻音。而此时,陈墨涵正因伤寒症住在救护队里。董闻音对陈墨涵部的策反工作就这样在暗中进行着。董闻音详细介绍了全国各个战场的形势,晓以民族,为陈墨涵和他的79团分析出,再次敦促他率部起义。陈墨涵终于下定决心起义,但他同时提出了五个条件,其中最棘手的是起义后整团调出麒麟山,不与高汉英部正面交战……八纵主要领导杨庭辉和王兰田经过审慎研究,指令董闻音接受陈墨涵的所有条件,并立即在兵力部署上准备随时切断高汉英主力和乌龙集79团间的交通,接应起义部队……由于东北战场吃紧,上峰高汉英火速集结于黄河以北。陈墨涵当即通过韩春云通知了董闻音,并作好提前起义准备。

  正当杨庭辉部展开部署时,高汉英接到密报:陈墨涵图谋不轨,反水在即。高汉英大为,命所部火速对乌龙集形成包围之势,裹挟79团北上。一旦裹挟不成,就地解决。形势急转直下,起义不得不提前举行。陈墨涵的79团后脚刚刚离开乌龙集,齐格飞旅就赶到,双方接上了火。陈墨涵边打边撤,而赶来接应的姜大牙则在二龙岗敌一团阻拦,不得。最早赶到宋店接应起义部队的是姜大牙二旅团。团董闻音见情势紧急,不容置疑地要团长宋上大带部队阻击飞速赶来的敌军,自己毅然率一个连,前出接应陈墨涵。后有追兵,左有包抄,右有拦截,陷入极险之境的陈墨涵真有四面楚歌的感觉。部队在浴死奋战,少数军官已经开始。正当之际,董闻音率部赶到。她迅速安定军心,亲自留下阻击追兵,表示了欢迎79团起义的最大诚意,极大地鼓舞了起义部队的士气。79团一个反冲锋后,迅速撤到了二里外的宋店。在高汉英的死命令下,137师各部拼命宋店,全力消灭叛逆陈墨涵。宋店阻击战因而空前惨烈。颇有心机的文泽远突然齐格飞放慢追击速度,并就地展开,放了陈墨涵一马。本来,董闻音已接受了宋上大强硬要求,随陈墨涵的79团向解放区腹地转移,不料途中又遇从右翼穿插上来的敌一个营。在激战中,董闻音中弹。董闻音在陈墨涵怀里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请告诉姜大牙,我爱他,也……包括姜……大……牙。(来源:安徽)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