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桃讲述《鸡毛飞》:“文艺是食粮天天吃快餐人会变傻

※发布时间:2017-8-22 20:49:11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这部讲述当代义乌商人故事的电视剧,没有所谓的偶像明星,也没有所谓的特效大场面,在豆瓣却有8.4的评分,卫视收视成绩也相当优秀,主创都有些意外。

  “很多年轻人在微博上留言,不只说男女主角颜值,而是说自己在迷茫的时候找到了希望。这让我很。”一见面,殷桃就迫不及待地说起了“骆玉珠”。

  《历史的天空》,拍摄于2004年,曾获得和金鹰。这部剧由高希希执导,汇聚了张丰毅、李雪健林永健等一干演技派,还有刚刚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毕业的殷桃。

  “那时候,常常是散了戏,丰毅哥请大家吃涮羊肉。天儿特别冷,大伙围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聊戏,聊第二天怎么拍。导演要是觉得哪一场戏缺东西,就自己熬夜写剧本,怎么写也和演员们一起商量,一写写到大半夜。每天都是这样。不像现在,有的演员和编剧互相,演员说剧本不好,编剧说演员乱改剧本。”

  自2015年11月开机,到2016年3月底关机,《鸡毛飞》一共拍了5个月。女主角殷桃、男主角张译、编剧申捷几乎每天都在讨论剧本。

  “张译是一个有导演思维的演员。他脑子里有大的框架,很清楚某个阶段缺少什么,连起来会有什么问题。我相对细腻些,更关注细节和生活感,主要做‘填肉’的工作,一些好玩的台词是我补充的。但不论怎样调整,我们都会征求申捷的意见。我们的搭配很舒服,每一天的拍摄都很快乐。”

  《鸡毛飞》是一部年代戏,时间跨度接近40年,从上世纪7、80年代一直到现在。张译扮演的陈江河和殷桃扮演的骆玉珠,两人相识于微时,是青梅竹马的情感,却总被命运捉弄,他们在彼此的人生里错过了7年,最终相逢。从鸡毛换糖的搭档到商场夫妻,从你侬我侬的小情侣到围城中相对无言的老夫老妻,演活了一对真实又讨喜的中国式夫妻。

  “我特别喜欢骆玉珠,为什么?因为她跟我的三观特别吻合,对爱情,对事业,包括为人处世的态度。”

  “她生命力极旺盛,拿得起放得下。她不是一个活在过去的女人,她永远往前看,大踏步地往前走。因为误会,她小时候决定离开陈江河,她就走了。遇到了王大山,决定跟他在一起,她没有自怨自艾,而是很用力地在生活。她是个大女人,有生活的智慧。当陈江河比较冒进地要把整个家搭进去时,她又地要分家。她有自己的底线,面前很冷静,有着极强的韧劲。”说起骆玉珠,殷桃大大的眼睛闪闪。

  为找到骆玉珠,殷桃采访过人物的原型,也是一位女企业家。一开始对方聊的都是光鲜亮丽的一面,全是话语。殷桃觉得没意思。建立信任感之后,她们开始聊人生最困难的时候,聊公司即将崩盘,整个人从头木到脚,连手指尖都发麻的感觉。殷桃要找的,就是这不为人知的角落。

  剧情发展到2005年,40多岁的陈江河和骆玉珠生意做大了,从小院子也搬进了大别墅。那场戏开拍前,妆已经化好,殷桃突然觉着“找不着北”。她拉过张译来商量:这个阶段不能再像新婚时候了,老夫老妻的生活应该更多是琐碎和日常。她决定让骆玉珠不再爱笑,要有现实的粗粝感。张译提醒她:你这样,挺冒险的。

  “我知道怎么演骆玉珠会更可爱,观众也会喜欢。但真实的人不是每时每刻都能讨人喜欢的,我更愿意骆玉珠活在真实的人生里。”

  就是在这个阶段,陈江河被竞争对手,骆玉珠筹钱、求人、用自己交换陈江河,被虐打得只剩半条命。历经,夫妻重聚,骆玉珠气息奄奄,“我这辈子只活了三个字:陈江河”。

  殷桃与骆玉珠的相逢,也是幻灭之后的重逢。因为有落、失望、彷徨,才可能牢牢地抓住彼此。也许,这就是命运的规划。

  “有一次,遇到一个合作过的非常好的演员,聊天中说道:现在谁还跟你聊戏呀,你聊戏,对方会觉得你是傻子、有病。这话,我听出了。还要一次,一个娱乐节目邀请我参加,我觉得不适合就了。编导说:你是个演员,还有什么放不开?我的回答是:真来不了,演员的放开可不是在这!”

  第一届乌镇戏剧节,在黄磊酒吧,殷桃和一票戏剧人聊得火热。国家话剧院对殷桃说:明年就是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了,我想做一个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话剧,你想不想来?两人一拍即合。第二天,田沁鑫的制作人找到殷桃的助手确认:她昨天说的不是酒线年里,《罗密欧与朱丽叶》全国巡演,饰演朱丽叶的殷桃玩的不是票儿,而是心跳。

  “我们这波演员是最难受的,属于青壮年,还有很长的一段要走,价值观和创作习惯已经形成,要怎么面对新的情况?很多人跟我说,你要适应,社会是发展的。然而,有一段时间,整个产业产出和个体收入上可能是发展的,大家演一部戏挣到更多的钱,但从这个职业本身来讲可能是倒退的。随便拍拍,拿钱走人,太多人变成了做行活。让凉!文化艺术还是食粮来的,天天吃快餐,人会变傻,是不是?”

  “有一段时间,这个职业都变成骂人了。‘你是个演员啊’,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都很难受。只要我还在做演员就要尊重我自己。如果自己都不拿自己当回事,把词儿一念,拿钱,赶快拍下一个,混日子就没什么劲了。没有心,只把它当做谋取利益的手段,任何行业都做不长的。”

  “演员把观众当傻子,观众也会把演员当傻子,彼此不信任,相互看不上,那就完蛋了。演员离开观众是啥?啥都不是。”

  在很多人把“出名要趁早”奉为人生圭臬的这个时代,殷桃的起点是令人羡慕的。还在学校,她就因为主演《我在天堂等你》获得中国话剧金狮表演、曹禺戏剧优秀表演、上海白玉兰优秀女主角。一出道就接连拍了《历史的天空》《搭错车》《幸福像花儿一样》,每一部都是叫好又叫座。但又都不是所谓的偶像剧,对于一个女演员惯常的成长径来说,有些另类。

  “我一直也不是偶像明星那种,我没拍过偶像剧,打小我就不太喜欢,觉得没啥可演。某些偶像剧里,吃个醋,好像很痛苦,配一个很煽情的音乐,然后很美地哭一下,我真的不知道是在干嘛。”

  “做演员,经常会处在做选择的境地里。这个剧本一般,但片酬给的高,另一个片酬低但剧本好,你要选哪一个?拍戏其实是很苦的事情,尤其是对女孩子,离家外出几个月,风吹日晒,在这个过程中一点乐趣都没有,拍一段时间就拍不动了,会非常反感。人总得有所图吧。”

  演了骆玉珠,有一部剧邀请殷桃演青春少女。殷桃很感谢对方对她的认可,但也得干脆:“让我一直演少女,我难受,观众也难受,何必呢?”

  她还是少有的把自己真实年龄在网络上的演员。有人劝她,不如改一下年龄。为啥不改?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22岁的时候,殷桃去试镜一个广告。片方问每个人的年龄,一个女孩说自己18岁。殷桃看了对方一眼,张口便问:你属啥的?“那人就懵了。她看起来比我大多了啊,我都22了,人家才18!”殷桃原音再现、惟妙惟肖,我们笑到眼泪都要蹦出来。

  “我是心大。这个行业确实有一些潜规则,到了一定的年龄,一些角色就不会来找你了,特别是女演员。我很欣赏国外有一些女演员历经岁月的风采。如果你还把自己的价值停留在一张皮囊上,我觉得太可笑了。真正的魅力跟那个一点关系都没有。”

  “活在角色里的演员,她的魅力是的。巩俐、张曼玉、刘嘉玲,今天的观众依然记得她们的美好。为什么?因为她们当年不是花瓶,创作过很多优秀的作品。”

  来将近20年,这个重庆妹子口味不变,本色也不改。合作过的田沁鑫曾评价她:既仗义又单纯。她的性格就像这家菜馆的味道,辣得彻底,麻得干脆。

  这大概也印证了她的银幕形象。从《历史的天空》里的东方闻英、《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大梅、《搭错车》的阿美,到《杨贵妃秘史》里的杨玉环,《之昴》里的张夫人,再到这次的骆玉珠,都不是将命运托付给别人的女性,她们有个性有追求,有自己人生的精彩。

  我问殷桃名字的来历。她说最初外公取的名字叫殷杜鹃,恰好正在坐月子的妈妈喜欢吃樱桃罐头,给了爸爸灵感,才有了殷桃这个名字。

  演员更是一份被命运规划的职业吧。只不过,有的人在大红大紫中迷失了方向,有的人却在大起大落中学会了笃定和。

  推荐: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