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转折中的》39、40集剧情精要

※发布时间:2017-10-20 15:03:0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对谷牧说:我去日本访问,松下幸之助告诉我,做企业要有一群孙悟空,而且是年轻时的孙悟空,脑袋上没有紧箍咒,年纪大了不行。这一点上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想中央成立一个处,找一些年富力强有工作经验的同志来工作。这也是关乎我们党存亡的问题。我最近要回,我要向中央,把一些年富力强的同志推荐上来,这次我由衷感到,我们这个国家是朝气蓬勃、欣欣向荣的,有了年轻的同志上来干之后,就会使我们党的事业更健康的发展。也告诉全世界,我们中国的事业,是后继有人的。

  又发明了一种新的锻炼方式,在自己的院子里不断绕圈子,但按照他的性格,即便这个在家里的绕圈锻炼,也是急匆匆的。女儿告诉他家里的水仙花开了,他还是自顾自地走着步子。

  女儿毛毛将水仙花摆在了的案头。小平很仔细地看着这盆早开了几日的水仙,凑近了闻闻,浓烈的香味让他不住赞叹:生气勃勃啊!

  秘书拿着文件走了进来,女儿毛毛见父亲又要开始办公,便走了出去,告诉小平:这些信件都是老同志要求为尽快的。这些信件平时也就五六封,多的时候也就七八封,但最近两天都有15、16封。

  披着大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信件却并不去看,而是盯着地板,说:老同志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复查组正在复查,它要一件事一件事地落实,让它齐全,在适当的时候,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刘鑫开门见山做介绍:我们是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组织部案复查组。说着把一封介绍信给接待人员。

  落叶洒满了院落,看得出很多年没有人打理了,满院子的落叶就像是为亡者招魂的幡,又像是为逝者送行的纸钱。

  刘鑫拿起档案袋,袋中除了一张纸,空空如也,刘鑫有些惊讶,这空空的袋子就是国家的档案。他翻开这仅存的一张纸,:编号123,死者姓名:刘卫黄。七十一岁。职业:无。

  刘鑫哽咽了,手颤抖着将纸放在桌上:什么刘卫黄!什么职业无!他是中华人民国的国家!他的名字叫!

  警卫人员指了指草席,说:去世的时候,他就躺在水泥地板上,身上什么都没有穿,只盖了一个白床单。我记得是他的老卫士长赶来,为他剪去了一尺多长的白头发,刮去了长而稀疏的胡子,并给他找了一身普通衣服穿上。后来有六七个人用白布把他裹的严严实实,拖上一辆吉普车,去了开封市东郊的火化场。因为他的身躯高大,车厢装不下,两只脚就露在车厢外……

  此人不安地看了看刘鑫,没有敢正视他地眼睛,闪烁地看着周围,说:1929年,任满洲省委时,在奉天纱厂领导工人斗争中,曾与省委组织部长孟用潜在厂门外被护厂队怀疑,而被,期间两人都没有身份。最终被。专案组认为这是一个疑点,就让我们去查阅档案。

  此人说:当时我们的压力确实很大,专案组领导让我们尽快报告,我们就采取了一些特殊手段。伪造了假口供。孟用潜的口供都是伪造的,下面的名字是他自己签的,的材料都是我们整的。其实,我们也知道,这个案子的水分很大,材料根本不扎实,我们心里明白,这个案子,迟早是要的。可是当时我们要不能按时完成任务的话……哦,对了,还有一个刘多荃,他的口供也全是出来的。

  刘多荃睁开了眼睛,而且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拍着椅子说:你们要说句线年初,我任东北司令长官统带,负责卫队的训练和管理,我怎么会认识同志呢?那个抓的事,是奉天纱厂护厂队干的,厅执行关押的。他的时候用的是化名,叫“赵子琪”。同时的还有孟用潜,化名“孟坚”。这些全是专案组告诉我的。

  中央组织部部长翻看着案复查组的报告,和已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曾志一同听刘鑫的情况说明。

  曾志:经过我们的大量调查,在身上的、、三顶帽子纯属。完全是对同志的。这些伪造的材料和一切,都应该完全推倒。

  凝视地面,一字一字地说:你担心公开彻底地为去,会损害我们的?会毛的?

  将调查报告丢在茶几上,继续凝视着前方,说:公反可能会造成某些后果,但是,这正是恢复历史的真实面目,恢复我们党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恢复我们党和国家的正常的生活。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大道理就是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原则。要敢于承认错误。这是有信心的表现。这样一来,全国人民就会心情舒畅!团结起来向前看,一心搞经济建设了!还有其他问题吗?

  皱了皱眉:我们拿不准,要不要在报告中写上犯误。因为既然是给,又写他犯误,是不是不大合适啊?调查材料当中有这样的话,“”前,党犯过一些错误,少奇同志也其他同志一样,也犯过一些错误,我们要不要把这样的话,写到报告当中去?

  说: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原则问题。我认为应该写。因为少奇同志不是一般的同志,如果说决议里不写上这些,就会给予人一个印象,就说所有错误都是毛一个人的。这不是事实。我们比少奇同志犯的错误多,总之,要承认他也犯有错误,就是了。这是个党风的问题,也是个实事求是的问题。

  和来看望这位老战友,刚进房间,就将外套脱了,快步上前,握住的手,问:身体怎么样?

  :的案子,经过详细的调查取证。事实非常清楚,“”当中,以中央名义做出的关于、、的审查报告,是、康生、谢富治利用写成的。审查报告给的种种,没有一条符合事实。

  :我看了你们的案件复查情况报告。工作做得很扎实。案件的曲折一目了然。结论也很鲜明。基本上达到了小平同志要实事求是,经得住历史的要求。至于在报告里写不写少奇同志的错误,我完全同意小平同志的意见。

  低声说:这样写,比较符合实际。决议里,对少奇同志的评价,能使和党外、国内和国外认识到,中国人是实事求是的,是敢于面对现实,讲线;:是啊,说得对啊。我也犯误,我们在分析我们党的一些领导同志的功过的时候,也要实事求是,做出客观的评价,我们是人,要讲线;凝神说:还要考虑,案,会不会给或者人民带来思想混乱。毕竟“”十年,对少奇的实在是太广泛了。现在给案子,就会比较明显地否定“”,所以我说,还是要像延安那样,搞出个决议出来,思想,尽快统一起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全党全国人民,必须吸取这次沉痛的教训,否则再过二十年三十年,类似的悲剧还会重演,我们要做长远的考虑。

  :现在有些同志提出,为了帮助全党统一思想。应该搞一个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就像在延安时期搞的历史决议一样。把过去的历史了解了,放下思想包袱,全党可以轻装上阵。

  1980年2月23日至29日,中国第十一届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在举行。全会通过了《关于生活的若干准则》,决定恢复中央处,选举为中央总,选举王任重、万里、、谷牧、、、、、、等十一位同志为中央处。全会批准、、、等同志辞去领导职位,并作出了《关于为同志的决定》。

  从1979年到1982年,据不完全统计,经中央批准的影响较大的冤假错案有30多件,全国有三百多万名干部的冤假错案得到了纠正,40多万名员恢复了。数以千万计收到的干部群众得到。

  万里在办公室里汇报着安徽省“大包干”的情况:“小平同志啊,安徽省包干到户搞得挺好,下面这么搞的也很多,只是一直争议不断,所以上上下下的压力都很大。”听了侧身回答道:“这个政策呀,只要是为农民所欢迎,他群众的积极性就能充分地发挥起来了,现在包干到户要是农民喜欢、接受,就应该推广开来。”

  “是呀,”万里接过话匣子,“我一直在想怎么能把包干到户推广开来。可是一直有争论,尤其是以前农业文件明确指出了不准包干到户,这个对农业思想的非常大。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下面就不稳,这样啊反而对农业的发展不利。”

  万里继续说道:“有人打了个比方,说这包干到户不是我们的主张,是农民已经生出来的孩子,农民这个母亲还挺高兴的,挺认可。孩子不错就想报个户口,但是一直没有一个肯定的说法,基层的干部很害怕帮助农民的行动变成不的事情。有人说: 有了产量农民喜洋洋,干部抬头看方向,摇头又哀叹。 这样下去啊,不利于推广。”

  宽慰道:“这个现象它不奇怪,它名不正言不顺嘛。现在有人啊到处指手画脚,是应该有个名分也好,有个态度也好,但必须有个肯定的说法。包干到户这个座谈会马上就要召开了,这方面的工作很难做,你要有思想准备。”

  农村问题研讨会在召开,会上有人发言:“今天农业战线取得的成绩,就是因为根本的原因,在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的线,从根本上冲破了长期 左 倾错误的,使得农民们放开了手脚,大胆试用了包产到组、包产到户等多种市生产方式的结果……”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我认为还是依靠了集体的力量,以及挂帅,还有就是发扬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大寨,这样取得的。你们把包产到户的作用片面地夸大了。”

  看了秘书送来的会议,了解到:“会正在开,双方围绕包产到户是否争取的问题,吵得很厉害。”

  回答:“万里同志请来了安徽凤阳梨园的代表,专门介绍大包干的,用事实彻底战胜反对者。”

  此时,主持会议的万里对全场说:“同志们,下面我邀请一位来自安徽凤阳县梨园的代表发言,她所的这个生产队,通过搞大包干,只用一年时间就结束了该村上百年的讨饭历史。”代表时得到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而她的讲话得到了更热烈的掌声。

  但仍有人反对:“包产到户,关键的是分,而不是包,是把土地分给个人,个人单干,这样就是倒退,倒退到资本主义更是倒退到封建主义,也是倒退了几千年啊。”还有人引用毛的话,说得很重:“什么大包干啊,这明明是变相地搞单干嘛,毛说过: 一搞单干,不出半年就能看到农村的两极分化。 他老人家说得一点没错,这个梨园村现在已经出现了阶级分化,这是严重的线;万里连夜来到的办公室议的情况,万里首先说:“讨论的结果很出人意料,反对包产到户的声音还是很强。”

  万里叹了一口气,继续汇报:“支持的有一部分人,反对的也有一部分人,其他的就都是沉默的。特别是那些反对的,抬出了以前农业文件的杠杠来,嚷嚷得可响了。”

  坐起身来,语重心长地说:“现在这个农村啊,它的政策还是要放宽才行,每家每户都在自己想办法,增加收入、增加生产、扩大门。所以那个农业问题我说还是要多从政策方面去考虑,要解放思想,不要怕。”

  给出了自己的:“好,万里啊,你要注意多从这一方面引导。提高经济效果,增加农民收入方面去考虑,大家。你研究个意见,报处讨论讨论。关键是说什么问题啊,如果不解放思想,你那个政策定出来也没用。”

  第二天会议继续开,万里请报道农业问题的老记者慕大江发言,慕大江说道:“我来说说我的看法,我搞农业报道已经几十年了,也曾经被过,前段时间我到下面几个贫困县蹲了点。总的看法是:农村,必须注意稳定生产,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生产搞好了,下面不要一阵风,呢不要。这些事实都证明,包产到户对解决贫困地区的温饱问题具有非常突出的作用,这是无法回避的。我们提倡要因地制宜,要尊重事实,这些都是经过事实得出来的结论。我总的意见是:应该支持包产到户和大包干的做法。”

  也看了万里的《关于农村包产到户的请示报告》,对万里、等说道:“不错,农村那个政策要是不放宽,我觉得不行。这个农村这个政策放宽以后,一些适宜搞包产到户的地方搞了大包干,情况就不一样了,效果很好,变化很快。安徽省肥西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包产到户,增产的幅度就非常大了;还有凤阳花鼓里唱的那个安徽省凤阳县,绝大多数生产队搞了大包干以后,一年就翻身了,变化大得很啊。”知道还有不少人担心,觉得:“这些担心我们都可以理解,担心的内容无外乎就是我们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要我说这种担心大可不必,因为我们的主体还是生产队嘛。”万里说:“还有人啊思想不解放,总觉得搞了个包产到户就走回头了,就是不要社会主义方向了。”

  “看来我们首先还是要弄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接过话,“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要搞社会主义,首先要解决八亿农民的什么问题?那就是农民的吃饭问题,这是关键的。”

  插话:“对,农民就很支持这个政策,不是说要吃米找万里嘛。我支持包产到户,农民增加了收入,国家增加了贡献,集体增加了积累,这不是个好办法吗?”

  总结:“所以我说,农村现在主要的问题,还是思想不解放,还在按老框框办事。应该想如何适应本地的情况,多搞一些经济收益大的、让老百姓得到实惠的东西啊,我们有些干部啊,他还不往这方面想。他们就不想一想,这种转变啊,并不是自上而下,也不是靠行政命令,而是我们的农民兄弟自发要求的,是自然而然要求的,是生产力发展提出的要求。不,不老百姓就吃不饱饭,不老百姓仍然过穷日子!”的线;

  推荐: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