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文斯基芭蕾音乐《春之祭》的历史故事

※发布时间:2018-1-26 11:20:4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水都威尼斯圣.米开勒的墓地里,安眠着与现代芭蕾渊源很深的两位巨人,一位是俄罗斯芭蕾舞团的主持人加吉列夫(1872—1929),还有一位就是被加吉列夫发现而成名的大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1882—1971)。斯特拉文斯基逝世于1971年4月6日,他在88年的生涯当中,几次变换风格,但他的名声始终不变,原因在于加吉列夫委托他写的“三大芭蕾”音乐,使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所以,在讲述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生涯时,就不能不提到加吉列夫这位著名的伯乐。加吉列夫是贵族的儿子,先是循规蹈矩地律,半途中却走进了音乐圣地。斯特拉文斯基在他的自传中提到加吉列夫的优点,首先是不达目的誓不的刚毅的意志和锲而不舍的坚韧。其次,他思维敏捷,善于创新。因此,加吉列夫既是一位精明强干的芭蕾舞团团长,同时又是具有敏锐的艺术观察力的艺术家。

  1909年,加吉列夫把福金、芭鞭洛娃、卡尔萨薇娜、尼金斯基等对马林斯基剧院(被称为芭蕾的圣地麦加)不满的超级舞蹈家拉过来,组成“芭蕾.留斯”,当年5月19日在巴黎霞特蕾剧场首演,旗开得胜,大获成功。自此以后,直至他逝世的20年中,“芭蕾.留斯”风靡世界,给当时濒临衰退的欧洲芭蕾吹进了一股新风。和加吉列夫有过直接交往的艺术家非常多,其中主要的人物有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里亚朵夫、普罗科菲耶夫、法利雅、拉威尔、普朗克、萨蒂、奥利克等人;芭蕾舞方面有尼金斯基、福金、玛辛、芭鞭洛娃、卡尔萨薇娜、普诺娃、巴克斯特等人;还有画家毕加索、马蒂斯、德兰、布拉克、基利克以及文学家让.科库丢等人。加吉列夫胸怀大度、侠义心肠,有之风;他能呼风唤雨般地那些艺术家们按照他的意志去做事。也能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培养成名。斯特拉文斯基和加吉列夫从1908年开始结交,当时的斯特拉文斯基还是一位不知名的作曲家。有一天,加吉列夫和福金一同去斯特拉文斯基家聆听他的作品《焰火》,发现了这位青年作曲家的才能,便委托他写一部新芭蕾音乐。于是,斯特拉文斯基的“三大芭蕾”音乐之一的《火鸟》诞生了。这部作品于1901年6月25日在巴黎歌剧院首演,获得极大成功。当时斯特拉文斯基年仅28岁,这位无名青年作曲家,一夜之间就名噪全欧了。就在斯特拉文斯基创作他的出世之作《火鸟》的过程当中,一个奇异的使他产生冲动。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异举行的原始而又庄严的仪式场面,在团团围坐的长老们的注视之下,被选作太阳神的祭品的少女疯狂地舞蹈着直至死去……不久,他把那个的场面述说给他的好友画家尼柯来.列里希,打算尽快编成芭蕾舞剧,但是,由于下一部《彼得鲁什卡》的作曲繁忙而搁置起来,所以,直到3年之后才完成。这部根据他的作曲的就是使他扬名天下的《春之祭》。

  1913年5月29日,《春之祭》在巴黎香榭丽舍大剧院首演,由蒙托指挥,尼金斯基编舞。这场首演以不可的大混乱告终,影响极大。一向习惯于合乎胃口的高雅音乐的巴黎听众,一下子被这种从来不曾听过的带有原始节奏的、强烈而又充满不谐和音的斯特拉文斯基的新作所激怒了。他们吹口哨、呼号喊叫、跺地板,失去了,一阵阵打断了演奏,简直像捅炸了的马蜂窝。斯特拉文斯基在他的自传中叙述当时的情景说道:“序奏刚开始几小节,就涌起了嘲笑,我忿慨之下从座位上站起来。开始是少数人,一会儿就汇成一,的声浪越来越大,终于淹没了整个剧院。反对的人也很多,于是发展为的骚乱。……我紧紧地拽住尼金斯的上衣,他十分激动。如果不拽住他,他就会跳上台去,骚乱会更加不可。这时,加吉列夫认为关闭照明就可以平息,于是,他命令关灯……”从这篇记述中也足可以了解当时骚乱有多么严重了。

  当时手执指挥捧的著名指挥家蒙托,在回忆中也有如下的叙述:“……众所周知,听众们几乎陷入了混乱状态,坐满香榭丽舍大剧院时原观众们强烈地表达了对这部芭蕾的忿懑。就连楼下前排特等席和包厢里的高贵的巴黎小姐们也楼上看台的狂暴的群众。他们尖叫、,有来有往,不肯,各种各样的词句都迸发出来,群众们联合起来齐声‘十六道街的卖春妇’伯爵夫人们忍无可忍,紧咬嘴唇。当时巴黎的听众应如此强烈,是今天温顺的古典音乐爱好者们所难以想象的。当《春之祭》的乐曲写出来时,斯特拉文斯基用钢琴弹奏,请加吉列夫和蒙托听,蒙托说他连一个音符也听不懂。指挥家尚且如此,就难怪普通听众无法接受了。然而,从首演到现在经过了四分之三世纪之后,《春之祭》已成为现代音乐中的经典之作了。一部艺术作品必须时间和大多数人的,才能决定它的价值。即使首演时受到无情的和,只要作品的内容充实,它也会流传后世。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其中,这部《春之祭》就是很好的。

  故事发生在古代的俄罗斯。春草萌生前的原野,一大批男女异集在那里,向冬眠中醒来的春天的大地献上谢意。高倍加和长老上场,把数名少女作为品献给大地。忽然太阳四射,人们,转而把品献给太阳。这就是《大地的礼赞》的场面。乐曲首先由大管独奏俄罗斯主题,在这种变拍子的不稳定的旋律中,大管使用了超出常规的高音域,使巴黎吃一惊。《春之消息》使用弦乐器强烈的顿音,不协和音泛滥,当时的听众真不知怎样想。大作曲家圣.桑在那场历史性的首演以且很久才听到这部音乐,他也终于未能听完,半途退场说:“他是个”。

  少女们在荒凉的原野上舞蹈,长老们上场,从少女当中挑选出一名,被选中者喜悦地狂跳,最后力竭而死。长老们高举僵直的少女尸体献给太阳。这部完全取材于俄罗斯式题材的芭蕾舞《春之祭》,在芭蕾音乐史上空前绝后的大混乱中结束了首演。似乎总管加吉列夫对此是有所预料的。后来,斯特拉文斯基和他的学生罗伯特.克拉夫特谈话时曾说:“演出结束了。我们非常兴奋、非常气忿、非常恶心,但也……非常幸福。我和加吉列夫、尼金斯基一同去一家餐馆。……加吉列夫说这次演出不出他所料。他的确很满意。”最后,连宪兵也出动了,骚乱到那种程度竟然没出加吉列夫所料,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到希世的艺术经理人加吉列夫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了。

  总而言之,现代音乐的历史由于《春之祭》的诞生现时萌发了。它完成了播种现代音乐的重大任务,这一场历史性的首演不会被遗忘。

  1、烟台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烟台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烟台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烟台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烟台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烟台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