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个国家永远不能产生英雄的土壤

※发布时间:2018-11-1 6:04:01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熊召政认为“历史的真实取决于细节,作家必须身临其境,写起来才会有自信。”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从小就英雄,“我们这个国家永远不能产生英雄的土壤”。

  知名作家熊召政新书《大金王朝》(第一卷)近日在举办首发式。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自己为写好这部新作,曾多次去当年的大金遗址进行实地考察,“历史的真实取决于细节,作家必须身临其境,写起来才会有自信。”同时,他也表示,自己从小就英雄,“我们这个国家永远不能产生英雄的土壤”。

  在新作《北方的王者》中(即《大金王朝》第一卷),熊召政以细致的笔触还原了金国完颜阿骨打攻克辽国燕京的经过,以及重大历史拐点上各色人等的心态。据悉,该书从正式着手到出版,花费了三年时间。

  为了尽可能真实地反应历史,熊召政认真研读了宋史、金史、辽史等很多正史史料,以及反应东北历史的书,比如文人留下的笔记、国外学者的研究材料……他半开玩笑地说,写这么慢不是自己不聪明,“没这么长的时间,消化不了这些资料”。

  与之前创作的小说《张居正》相比,在《北方的王者》中,熊召政的语言风格略为粗犷,并且含有不少口语,“既有来自古代的语言,也有一点今天语言的元素:阿骨打的时候还没有普通话,就是当地语言而已”。

  因此,如何将之与典雅的书面语结合起来,成为一个难点。为此,他在深入东北地区考察的时候,跟不同的人聊天,还去看过很多次二人转,了解东北的语言习惯,“我需要用心去写,力求反映当时的语言特色”。

  近些年来,一些“戏说历史”的作品较为流行,尤其一些带有历史色彩的“穿越小说”,颇受读者欢迎。不过,熊召政并不认为,“正说历史”吸引观众的难度比“历史”更大,“《张居正》获茅有十年了,每年还要销几万套。这说明什么?观众就真喜欢历史小说吗?”

  “写那种戏说的、胡编的东西容易。写真实的、还原历史的男人断掌手相图解东西要难很多。”熊召政说,他愿意选择难的,“要让读者觉得好看,又要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文学和历史的尺度加起来就能达到理想的高度”。

  在《北方的王者》中,熊召政将历史虚实的“度”拿捏的较好:在大的人物框架里,熊召政正视历史;但具体到人物之间的悲欢离合,史料中未有记载的部分,便“填上血肉”,就免不了虚构,“历史的真实取决于细节。考证的结论附着在人物事件的描写上,就是有力量的。史学在于真实,文学的力量在于人物的再生”。

  “把事件研究妥了,是历史学家的责任;虚构好了是文学家的责任。只有两相结合,才能创作出优秀的作品。”熊召政称。在全书的写作过程中,他也从宋的中得到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必须‘硬朗’:可以过很好很幸福的生活,但不忘我们的社会责任,不能忧患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