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历史的天空

※发布时间:2019-1-4 5:17:37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千金难买少年苦。我常常想,我之所以能吃苦耐劳,与我小时候经历的贫困生活经历有关。小时候在农村生活,对生产队还有模糊的记忆。大人们起早贪黑劳动,只有春节休息几天,年底每家只分8斤大豆油。玉米还未长成之际,就要采下来,把半饱和的玉米粒弄下来做粥吃,因为上一年的粮食已经吃完了。玉米和高粱是主食,一直吃到81年。后来知道,这种生产组织是学习苏联老大哥的集体农庄制,农民几乎没有任何和生产积极性。

  就在孩子们穿着哥哥姐姐们补丁摞补丁的衣服、大人们经常要因为孩子打碎家里仅有的几个碗而大动肝火之际,有个叫安徽小岗村的地方,在1978年村里的十八位农民在土地承包责任书上按下了红,拉开了中国的序幕,解救了我们这些挨饿的祖国的花朵。后来,农田里的劳动者耕种效率提升了,村里的很多旱田因地制宜地改成水田,虽然种植水稻要更加辛苦,但是给自己劳动谁在乎呢?有恒产者有恒心。餐桌上的主食刘硕和关昕已经改成了大米。

  土地面积没有变,劳动力数量没有变,一夜之间粮食产量迅猛增长,人们不再挨饿。是力挽狂澜,救大厦之将倾。感谢的红利,让饥饿成为历史。

  马克思在《资本论》说,资本来到世界,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的东西。对此,我们曾奉为圭臬。贫穷光荣,君子固穷。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直到80年到初,还在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农村解决了温饱问题,城市的发展、工业的发展问题如何破局?记得在县城上高中时候,我们县似乎只有一个中药厂,一个白酒厂。几十年的自力更生,几十年的运动,几十年与国际经济,严重缺少资本积累的我们该怎么办?小平同志远瞩:对内搞活,对外,吸引外资。

  低廉的土地要素和劳动力价格,结合大量的外资,产生了大量的出口,带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村有的人通过集资、小额借贷发展养殖业、种植业、承办乡镇企业先富起来,被树立成典型,农村出现越来越多的“万元户”。人口开始流动,思维开始扩展,资金开始运转。资本不再被,合资成为时尚,外企白领成为天空中最闪亮的那颗星。人们勤劳致富的热情再次被点燃,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合资企业引领。

  最初几年见到很多人背的人造革包上印着“沈阳”,不久变成“”,后来变成“”,最后变成“纽约”。

  资本不再是,不管黑猫白猫,老鼠就是好猫。不争论,不,是小平同志留给中国经济的最好的务实作风。

  为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经历的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的短暂封闭后,1992年,那是一个春天,小平同志掷地有声地指出:也是解放生产力。不社会主义,不,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一条。此后,中国掀起了新的一轮热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在此后的10多年中基本建立。

  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中国的大门进一步打开。当时高考志愿最热的院校是对外经贸大,最热门的专业是国际经济、国际贸易和带有国际字样的任何院系。我也被这一时代的裹挟在千军万马中挤进了国际经济专业。感谢高考,感谢那个激动的保守与激进、自封与激烈碰撞的伟大变革时代。很多同时代的人毕业去了海南,去了深圳,去了上海,在开开气之先的岭南海南苏南吸收市场经济和竞争的力量,很多人选择了更有活力的民营经济,很早就实现了财务和心灵。而在国有经济和部门每日打卡上班的人还在为养老金的多少而忧心忡忡。

  90年代末在东南亚经济危机的冲击和国有企业的阵痛中,大量的国企破产倒闭、大量的国企工人失业、大量的银行不良贷款出现,没有社保的工人产生很多社会事件,我们又一次感受到了无助和失落。

  中国经济又一次向要红利,向寻发展。一方面中国启动了房地产市场化,点燃了中国人居者有其屋的梦想,启动了迄今为止仍然火爆的房地产内需。另一方面,中国通过长期艰苦的努力,于2001年加入WTO,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大家庭。当年极力反对中国入世的众多阻碍力量,看到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和并没有萎缩消失、遭受重创反而蓬勃发展的行业,做何感想?中国在一片质疑声中成为入世以来最大的受益者。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英国的勒德在工业时期因为机器代替了人力而失业,他们组织起来去砸毁机器。美国的产业工人因为日本经济型轿车的冲击而失业,同样去砸毁日本车。但历史的车轮不会倒行。倒退没有出。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时代在进步,技术在进步,效率在提高,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顺势而为,乘势而上,风风雨雨都经历过,市场化、国际化是我们前进的航标灯。

  “大雨哗哗下,来电话,叫我去当兵,我还没长大。”这是小时候每个人都能吟诵的儿歌。小时候我的活动半径不超过2公里,贫穷了我的想象力。不知道在哪里,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当听说我考上大学,要到(山海)关内去上学,爷爷奶奶和左邻右舍都确信那是个遥远的所在。坐上两趟长途汽车,再坐或站1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摇摇晃晃、吱吱嘎嘎就到了天津。然后拿出纸和笔,给家里写信报平安,等家人收到信,已是10天之后的事情了。40年里,通讯工具已从写信、电报变成电话,再变成手机、邮件、视频、微信,一个旅途的孩子甚至可以视频直播自己的行程,让失落的父母不再孤单。而甚至国外也是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到达的远方。

  时代的变化已经让人感到欣喜若狂,40年的物质生活变迁让人感叹赞美。物质生活丰富,生活效率提升,我们的获得感与祖国的发展共同增长。

  但白岩松说,别走的太快,等一等你的灵魂。我也时常在想,中国经济在高速增长的同时,到底失去了什么,或者我们如何能够做的更好?我们是不是以为代价来透支未来?我们是不是以效率为代价来换取公平?科斯的忠告、奥地利学派大师们的忠告是不是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浮躁的地产,浮躁的泡沫,浮躁的社会,浮躁的,未来会好吗?

  我们在赞美着美好的生活,由衷地感叹着祖国的进步,思考着未来还有没有的空间。经历过的人们对现实生活已经满意,但80后、90后天然地认为这美好的生活就是应得的,因为他们在蜜罐里长大。他们要考虑的问题可能比50、60、70后更多,他们要求更好的秩序,更公平的,他们要更多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和社会管理参与感。他们对未来的期望所选择的参照系是今天,而不是过去40年。国家领导人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当他们逐渐成为社会主体,就会有比前人更多的改变期望,就会有物质生活之外更多的。这就是仍然需要的原因。

  当我们躺在历史的坐标中感慨经济成就时,蓦然发现,房地产红利、国际化红利和人口红利高点已过,中国经济面临着系统性的增速下降。中国企业部门、居民部门和地方的杠杆率似乎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大门对我们似开似合。中国经济面临着重要的选择。

  市场在担心中国经济的未来,担心新经济的崛起之,担心失业问题和收入下降,担心风险太快太猛烈,担心黑天鹅、灰犀牛和明斯基时刻。中国经济真的了吗?

  我们的在何方?还有空间吗?历史的镜鉴尚未走远。过去几十年中国所经历的历次困境都会倒逼中国进一步。历史上农村、粮食、国营企业、价格、财税体制、金融体制,哪个不是形势所迫?哪个不是深水区?形势比人强,我们不都淌过来吗?

  当前中国经济稳中有变。最大的挑战无疑来自外部的重大变化、内部增长动力的式微和债务风险的累积。中国经济的确面临非常大的下行压力。面对前所未有的内外部挑战,市场呼吁,市场呼吁,通过来红利,激发潜在的长期的增长活力和动力。

  我们要对抱有非常乐观的期待。向死而生,浴火。市场千呼万唤的税制、土地、国有企业、人口制度、市场、市场、知识产权等等,相信即将浮出水面。这虽然不能从需求端刺激增长,但能从供给端激发活力,提升效率,潜能,奠定中国经济社会中长期健康发展的基础。

  40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每个发展阶段都有与时代相适应的内容。1978年横空出世,1988年小平同志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国第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在成立。1998年国务院机构,“瘦身”,国务院组成部门由原有的40个减少到29个。2008年成功举办奥运会,这是中国最隆重的“礼”。2018年国务院宣布海南全岛建设贸易试验区并探索建设贸易港。

  未来,我们期待更多,期待更多。通过更多地,跨过中等收入陷阱,跻身高收入国家行列;通过更多地,更好地融入国际秩序,实现富强文明的梦想。不畏浮云遮望眼,在浮云萦绕的天空,必定会拨云见日,四射。

  本文由来源于财鼎国际(www.hengpunai.cn)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