缙云历史文化的挖掘者

※发布时间:2019-1-23 7:59:5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梦到找不到回家的路

  县退休干部周礼芦是1999年退休的老干部,六十年代的老,退休不退志,人老心不老,遵循党的:“牢记使命,不忘初心。”铭记员要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不惜个人利益。在退休后,面对社会上掀起的出境热、出国热、旅游热,像去、韩国、泰国、西双版纳,来自亲戚、熟人、旅行社的热情邀请都被他一一婉言谢绝。而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默默无闻,日以继夜地为挖掘缙云优秀历史文化而忙碌。在建党九十周年中,被授予县退休干部优秀员的称号。他以此为起点、为鞭策、为动力,更加勤奋工作,为挖掘中华传统历史文化——唐缙云县令李阳冰在缙云的事迹而不懈努力。研究硕果累累,十分感人。

  周礼芦今年已八十岁高龄了,他退休的二十年,是奋斗的二十年,苦干的二十年,著书、社科联“科研选题”、报告文学、报导文章、论文共写了近二百万字。提起著书,这事还得追溯他在原仙都(前身红岩大)时,在任职十二年中,为仙都风景区的旅游资源,经常深入群众中去调研。仙都群众有口皆碑,尤甚在促膝谈心中,耄耋老人告之若干有关李阳冰的民间传说和故事,周礼芦当时就萌生了个念头:待退休后写一本书。

  他退休后,真正要着手写书又感到手头的资料十分有限,于是社会,走遍,四上,涉足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藩家园旧书市场和新华书店查阅资料和参考书籍、还去西安碑林博物馆参观李阳冰的遗留碑刻和遗迹。李阳冰被朝廷、追杀,八年大逃亡间,逃遍了缙云的千山万壑藏身,周礼芦也跑遍缙云的山山水水,寻迹、踩踏李阳冰曾经躲藏过的山径、山洞和等,获得第一手历史资料。

  为写《大唐笔虎李阳冰》一书,积极报名参加自费电脑培训班,克服电脑知识缺乏的。常年深夜写书,“三更灯火五更鸡”,战胜酷暑严寒,常肚子饿,热一碗稀饭充饥接着奋笔疾书,快天亮再睡一觉。写书、书画及劳动,每日工作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历十年磨一剑,终于2010年著就《大唐笔虎李阳冰》一书,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书暂且搁置不印刷,开始新的征途,“磨第二剑”,写第二本书。

  周礼芦毕业于法律大专,担任过县宣教科长、县普副主任,通过一五至三五普法,法律知识根基较扎实,县局领导动员他留下进行法律服务工作,他也知当律师是一荣耀的职业,收入可观,却毅然放弃,著书,这样收入与支出反差很大,而他却乐意,二十年来为写书共花资二十多万元,购买了电脑、相机,唐诗一万首、宋词一万首、二十五史等参考书籍数十种,加之车旅费、印书费,将退休金积蓄殆尽,但没拿公家补助。去年底《大唐笔虎李阳冰》一书出版后,将书赠予领导、同事、熟人和亲戚朋友不少,反而送书比出售要多。周礼芦同志说:“不为赚钱,为的是挖掘、传承和缙云的历史文化。”

  修复重写李阳冰碑刻。李阳冰是著名的书法家、古文字学,谓之“大唐笔虎”,“有唐三百年,唯称篆者阳冰独步”,经周礼芦同志查明李阳冰八年逃亡,两次隐居,加上任职,在缙云共二十六年时间,他的青春年华、篆字碑刻最辉煌阶段都在缙云,他一生问世的碑刻有65通(件),在缙云17通,最著名的碑刻如《缙云城隍庙碑》、《洼尊铭》、《忘归台铭》、《修文宣王庙记》、《吏隐山记》等等都在缙云勒刻,难能可贵,但遗憾的是经过千余年风袭雨蚀和经济建设大潮,天然与人为,导致遗留下无多,并且都是“破碑残篆”,周礼芦同志自青年时代开始祖师李阳冰的小篆,能读能写,再通过考证堪补后,将十七个碑文重写出,使其基本恢复旧貌,使缙云人能欣赏到李阳冰在缙云碑刻概况和小篆艺术风范。

  《大唐笔虎李阳冰》一书出版后,被国家图书馆收藏,《处州晚报》作了新闻报导,还被缙云县图书馆、博物馆、金华市档案局等单位收藏。相关专家夸赞:“《大唐笔虎李阳冰》一书,无疑将提高缙云旅游文化的品味。”

  周李芦积极参加《纪念四十周年》的社会活动。书法作品入选缙云县老年书画协会举办的书画展;参加缙云县老干部局举办的《纪念四十周年书画展》,篆书作品“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获优秀;征文一篇《》被推荐到丽水市评选获一等。

  周李芦向丽水市社科联申报科研选题——《揭秘千年隐吏史——李阳冰隐居吏隐山》。先后在《今日缙云》发表了署名文章“李阳冰在缙云”、“曲成吏隐李阳冰”等六篇文章、“李阳冰在缙云”还在《全国老年书画报》刊登、“李阳冰在缙云飞升”等四篇文章在县文联创办的《缙云文学》发表后,18年11月被市社科联评为优秀课题。周礼芦同志于12月又有一“科研选题”《曾经辉煌的中唐缙云》向县社科联申报。

  经县文化广电出版局研究决定:一是印制《李阳冰小篆字贴》一书;二是于由县文化广电出版局举办《周礼芦同志研究李阳冰历史文化展》。将推动缙云挖掘、传承和李阳冰的历史文化,起“推波助澜”的作用。

  周礼芦同志又再接再厉,从2011年开始开辟新的进程,写《洞天魂——李白诗词本质诠释》一书,计120多万字,现已定稿,修改之中,经他研究考证后,李白五次“缙云石城行”,写有李阳冰与缙云的诗词五百八十余首,“吏隐山”三字,“隐”字为核心;只因李阳冰被为所谓朝廷的“逃犯”;只因李白写有朝廷的所谓“反诗”,为了确保李阳冰人身的绝对安全,将“真事隐”,采用隐晦的手法,用托名、代名、假名、以及现象呈现给,把本质藏于深处,人们只知“缙云川谷难,石门最可观”是写缙云,其实不然,极待挖掘炫耀的中华传统文化,揭开迷障,还其曾经辉煌的中唐缙云真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