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天地粮人》剧情介绍-18

※发布时间:2019-2-9 4:41:06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年轻村民甲打头、董书财等随后,一个个神情激愤的样子驾着拖拉机蹦蹦车浩浩荡荡出现,引得迎面驶来的车纷纷避让……

  高远焦灼地在地上踱来步去似在内心做着什么抉择,最后他站到了办公桌前定定思忖着什么随手将那封辞职申请拿起,终于象下了什么决心般将辞职申请一团往纸篓里一丢,又一把抓起桌上的车钥匙转身就要出门时,林枫带着惊讶之色出现在里屋门口。

  一旁坐着的周文斌想想,“省长,万一要劝不回去呢?我意思是说,还是得跟河稷和方面打声召呼,至少有个准备以防不测。”

  前面副座上的贾宏才也转回头来,“是啊,据说拖拉机蹦蹦车就三四十辆,那在公上该有多大阵势啊。”

  曲正平敲扶手的手停止片刻,发急叹然,“打吧,那就打吧,这里头一定有人在挑唆,这是聚众!”

  周文斌象心领神会点点头,从身上拿出手机低头翻找了号码刚要摁下发射键时,贾宏才突然喊:“你们快看!”

  曲正平一时怔然,周文斌怔然过后略一思忖观望曲正平一眼,虽然曲正平脸上没什么反应,周文斌还是把手机默默合上了……前面的贾宏才留意一下身后动静,脸上暗暗流露出一丝会意之色。

  孙莉等三人坐在后面,林枫坐在副座上,高远神情严峻驾车走着走着拐了个弯后一下看到前方宽阔的公边一片混乱,现场停了好几辆还在闪着警灯的警车及几辆政执法车,无数司机在停车观望,而那些摞有芽麦麻袋的拖拉机蹦蹦车则看不到尾……很远处能看到一个公收费站。

  高远等下车后匆匆跑向人群,这时能看到奥迪车远远驶来后一下减速放慢速度将面包车让到前面,然后跟着面包车停到了三菱越野的后面。

  高远等人又一惊后发急地又往人群里去,而这时人群中央十几位及政人员已跟年轻村民甲及董书财等等农民们对峙到白热化程度。

  和政人员顿时纷踊而上,年轻村民甲抽身就将拖拉机上的摇把拿到手里,“谁敢扣我们就跟他拼命!”

  董书财等早急红眼的农民转身也要找家伙,更多农民也都抄好家伙冲了进来,现场更加混乱,就在双方都要动手的一刹哪,高远冲了进来一把抓住了年轻村民甲的摇把,大吼:“住手!谁也不许动!”

  高远尽力陪了笑脸,“我是省里来的,我替他们交了罚款就算了好吗?”从身上掏出钱一数不够,又转向早跟进来的林枫孙莉等,“你们谁身上带钱了,借我六百。”

  政人员甲和甲相视一下,“那好吧,罚款既然有人替他们交了也就算了……”转望向年轻村民甲等,“往后注意啊!”

  远:掏啊掏啊,你们倒是掏啊!怎么了,一个个兜里连几十块钱都没有?过费都交不起还上什么省城啊?那是该你们去的地方吗?好大能耐好大本事,还要抄起摇把跟执法人员对抗,你们要觉得这样能解决问题,那就上车!前面多了,我看你们怎么能一打进省去!

  董书财顿然落泪了,“高厅长,你骂我们就是打我们,我们这也是实在逼得没法子了啊!头些年在地里忙活一年,是交完粮就叫村提留乡统筹这费那费得见不着几个钱了!这几年又压我们级压我们价是咋种咋赔,到了今年赶上了大雨,我们哪怕还有一点法子哪怕还能过了今年,都不会丢人败兴走这条啊!”一下背开脸呜咽了。

  年轻村民甲也哭了,“我们没想跟谁对抗,我们就想去省里问个明白,这到底为啥呢就断了资金不让收芽麦了?万万不能啊,不能啊!高厅长不信你问,我们这些种粮户们,真是家家都要揭不开锅了!”

  年轻村民乙也呜咽,“今年穿衣吃饭来年买种子化肥,我们全指望着这些芽麦啊!眼瞅着都要在麻袋里捂烂了,你们不收了叫拉回去,那我们是连今年的农业税都交不上了!”

  其他村民也抽泣着七嘴八舌,“厅长同志,这芽麦你们是断断不能不收啊!”“是啊,你为我们说说话行吗?”“我们是真是没法子了啊……”

  望着衣冠不整的农民们低头抽搐的样子,望着拖拉机上除了麻包还拉着的铺盖卷儿,林枫、孙莉、老会计及年轻审计都个个眼红落泪了……高远尽力别了半天脸后转头望望,然后向人群外走去。

  面包车边,王瑞等等职工们早都下了车个个低头黯然在车边站着;而躲在面包车后的奥迪车,除了司机小陈竟然一个都没下车……见高远走来,见职工们扭头回来观望,坐在副座上风挡后面的贾宏才才有些尴尬下车,周文斌也匆忙下来拦住了高远。

  高远低头站站,突然抬起头来声音都嘶哑了,“曲大人曲老爷,你就算天皇老儿也不能躲在车里不下来吧?”

  曲正平一侧的车门开了,他人下来后先顺手“嘭”然把车门带上走离开一步又一下返身回来,紧盯住高远压着声音,“高远,知道自己是干什么来了吗?我提醒你,先摆正自己分清自己角色再跟我开口讲话!”

  高远眼睛通红声音依旧嘶哑,“我懂,我知道自己什么什么角色,我过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替农民们问问,你解决芽麦的办法到底是什么呢?你告我一声,我好叫他们心里有个底回去!”

  曲正平脸上难堪片刻,焦急踱了两步站定望向别处,“办法我当然有!问题我也会一步一步都解决!但总有个过程吧?你先叫他们回去,我们回头再说!”

  高远别了一下脸,“你要暂时没有更好办法我再提个办法行吗?采取自愿方式叫粮站开门打欠条先把芽麦收下,等卖出去收回钱来再给农民结帐,这样,你看可以吗?”

  周文斌及贾宏才有些惊讶,职工们也有些怔怔,不远处的农民们似乎也听见了互相看一眼的样子……而曲正平,背着身子半天都没动静。

  高远上前一步,“真的,这事不能再拖了,芽麦马上就要烂了,只有咱们才有贮存加工和销售条件!咱可都是吃农民饭的,农民给了我们什么,我们又给了他们什么?现在他们有难过不去了,哪怕就算还他们个情帮他们个忙,咱也该伸把手啊!曲省长还有你们二位领导,能表个态吗?”

  曲正平有些焦燥转回身来,“高远,你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吗?农民要都愿意一开门那可二十个亿芽麦呢!别说卖不出去,就是卖得不好……”发急一摇头,“你可真行,又借这个时候提出这么个办法,直到现在还不能跟省里的布署步调保持一致!”又背开身去。

  贾宏才也,“是啊,这风险也太大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农民们打上门来要钱,这么大责任谁来承担?”

  周文斌一笑,“高厅长,我怎么觉得你并没有摆正自己分清自己角色呢?本来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是来做农民工作的,你怎么反倒象借机给省长和厅里,起压力来了?”

  高远气得望着周文斌不语,他似乎愤然想走开,但象又意识到了身后不远处那些眼巴巴等着的农民们,一时迟疑着。

  高远显然了,王瑞等等职工个个脸上也都有点怒色了,就在高远忍无可忍怒然欲转身时,人群里突然响起孙莉的声音,“厅长你先等等!”

  莉:周副厅长,那我倒想请问,厅长他要不来呢?他要不交那笔罚款农民们跟和政冲突起来呢?你们就满意了呢,还是就能一直躲在车里不出来了呢?

  周文斌有些恼然,“孙主任你这什么意思?你中午就有过一出……”看一眼周围忍忍,“我劝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场合,不要让事态复杂化!”

  孙莉淡然一笑,“的确,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让我们大伙儿看到眼里的也足够了,我实在无解,面对一地农民的哭诉,你们怎么能安坐于车中;面对一位厅长替农民们向你们发出的近乎哀求,你们怎么又能还在想着推卸自己的责任,甚至,。”

  孙莉声音也抬高了,“面对你们玩术别人的做法,我不能再装聋作哑丢掉自尊!看着那些还眼巴巴等着的农民,我更不能沉默一个粮食人!高厅长提出的办法即使有天大责任,我都愿意第一个站出来跟他一起承担!”

  很快王瑞稍一迟疑也高声,“我们都愿意!也许直到现在我们还不能完全理解厅长,但我们都不能再沉默,都必须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上前一步。

  顿然间,望着眼前这一张又一张神情紧毅的面庞,曲正平、周文斌、贾宏才三人傻眼了,曲正平呆然张口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

  也就在这时董书财带着那些灰头土脸满脸又是汗又是泪的农民们冲了过来,董书财先抓住高远双手激动地想说什么没说出来,转身再望向孙莉等职工们时一下热泪盈眶喃喃,“谢谢,谢谢……”撕心裂肺般,“谢谢了!”一到了地上。

  顿然间农民们全带着哭声向众职工了,孙莉等人也全都动情带泪赶忙弯腰相扶,而更多的农民们还在纷踊着跑来……这个时候再看曲正平等三位,望着眼前的情景又有点惊慌又有点无奈,最后尴尬万端地把头别开低下了。

  门被“嘭”一声推开,曲正平第一个进来随手“啪”一下打开灯后就气急嚷:“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芽麦这件事大做文章,就是想证明自己正确!他爱收芽麦收吧爱卖芽麦卖吧,反正我这里是一分钱没有,一分钱没有!”烦燥地又背起手踱起来。

  随后跟进的周文斌贾宏才二人默站片刻后,周文斌思忖着开了口:“可问题是这样一来事情不但没平息反倒越搞越大,由粮食部门打着欠条为农民代销芽麦,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引起上上下下方方面的关注。”

  曲正平象更加气急一步站定,“谁说的?他的职务肯定是停了,肯定是停了!不仅如此,我还要让他的生命和这二十亿芽麦,紧紧绑在一起!”

  一份《关于收购及销售芽麦的责任书》,在坐在桌子处的高远手里翻看着;桌子对面贾宏才坐在那里装作若有其事的样子,周文斌也坐在那儿低着头把弄着手里的一支笔,而曲正平却背手背身站在窗前象等着……不久高远简单翻看完了,他定定地稍一思忖,拿出笔就要签字时,曲正平返身回来了,神情中还带出点气急。

  平:高远,我不得不提请你一字一句看清楚了这份责任状再签字!这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的笔落下去,就等于给农民打出最大一张粮食白条!如果将来兑不了现,你恐怕连辞职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高远一笑置之,抬笔就分别在面前的两份文件上哗哗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拿了一份站了起来,“请问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抓紧回厅里做布置去了。”

  高远挨个将三位看一遍,也欲言又止到底还是仅仅留一个轻蔑笑容后,抬步就走了……屋里的三位半天一动未动。

  高远从楼梯上默默一出现,猛一眼就发现丁志刚正双手叉腰眼睛圆睁正在跟拦他进楼的高声嚷嚷:“咋了?我咋不能进这门了?我当兵那会儿还没你俩呢!”

  丁志刚一甩高远的手,“我咋跑来?实话告你,不是我在村里陪来的那几个人丈量盖学校听说的晚,我早跑来了!我问你,是不是跟那个狗日的把啥责任状签了?”

  丁志刚眼睛都红了,“哥!咱这是图啥干啥呢?你是有三头六臂还是有多大?你多大造化啊就敢担这么大责任?不让干咱不干了行不行啊?咱卷铺盖回稷种地行不行啊?”

  丁志刚顺手一推将高远推得跌倒在车身上,高远似乎被手中文件碰疼了眼睛,就倒在车身上低头用手弄着眼角。

  高远一下起身将丁志刚拉住,“你有完没完了?你要还认我这个哥,就先给我去家老老实实等着,等我回厅里完了事咱再说!”

  高远无奈刚从兜里摸到钥匙,手就被丁志刚一把抓住拽出并抢走了车钥匙……丁志刚那儿急急转身试着摁着遥控开着车门,高远又无奈低头弄自己的眼角。

  丁志刚开着车拉着高远一开进了粮食厅的大门,风挡后的高远马上就又惊讶了,院子里孙莉、林枫、年轻审计、老会计、王瑞、那位财务处长等等一地职工早等着他了,见他们开车进来纷纷停下悄声议论将关切的目光投了过来。

  这时年轻审计及王瑞上来,年轻审计不由分说从高远手里把责任书拿过,简单翻看一下后气得就想撕掉……高远赶忙一把将责任书抢回。

  年轻审计:厅长!跟省签责任书就都该签,凭什么这只有你的名字?倒没我们那二位厅长大人什么事!

  王瑞也冲动地,“就是!你这不明不白的到底算了还是复职了?他们也太人了!不行,我们也得去省讨个说法去!”

  高远动容动情了,“我懂大家伙儿此刻心情,我心里十分感激!容我这个最不擅长自己的人敞开说,我是感到自己受了不公,不瞒你们我都想愤而辞职离去!可是我不能,为什么?”

  高远扫视一下全场声音抬高,“就在昨天,我们每个人都完成了一次选择!面对那些农民们,我相信我们都是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粮食人,意识到自己身上责任肩上担子,才勇敢地走了出来站了出来!也正是从那一刻起,我同样明白了自己没有任何余地,因为,我有一个集体,我们是一个团队!”

  远:我们这个团队不是要为哪个人打抱不平的,而是要为当前严峻的粮食安全形势做出我们应该做的!是的,我们的确是在万般无奈情况下要采取一种万般无奈的办法,清查工作停了,其他工作恐怕也不得不为此让了,也可以说我们现在是万般无奈逼上华山一条了!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抱怨更不气馁……(一举手中责任书)即使这里面有天大责任我们也要肩付起来!我们有没有信心完成它?

  高远的目光将众人紧毅而庄严的神情一一扫视一遍后庄重地点了点头,“好!那现在就让我们再一次下发通知,向农民们开门开仓,收粮!”

  随着两扇紧闭的粮站大门吱吱呀呀一打开,董书财、年轻农民甲乙等早眼巴巴围堵在门外的一地农民顿然激动得又一次热泪盈眶鼓掌欢呼雀跃了……

  紧接着是一个又一个粮站的大门纷纷打开农民们纷踊而入紧张忙碌交粮的情景,再接着便是一袋又一袋芽麦开包倒出,最后被运粮机运入仓库了……

  客人寥寥琴声悠扬,周文斌从转门外进来四下一找,便看到了落地窗边咖啡厅处,李永宝正悠闲地跷着腿望着大堂里正在演奏的钢琴手,一边喝茶一边用手在膝盖上打着节拍……周文斌站站观望片刻后,抬步走了过去。

  李永宝起身握住周文斌的手并会心打量着他,“我再悠闲也没周秘书春风得意啊,年纪轻轻都当上了副厅长!”

  李永宝也坐下端起茶壶为周文斌倒着茶,“那是!再不出院没病也得养出病来了,所以在临回河稷之前就想约周秘书出来坐坐……”将茶端周文斌面前慨然地,“周秘书,说句话,,我真的很你们!”

  李永宝再次会心一笑,“这还需要多说吗?清查停了,那位老伙计变成个卖芽麦的了,一夜之间就柳暗花明峰回转了,我现在才发现,你们才是真正的个中高手啊!”

  周文斌皱皱眉,“李局长,我不太懂你在说些什么!我倒是想来劝劝你,现在的局面并不简单反而更加复杂,希望你能审时度势,回去后……”将茶杯端到嘴边瞥李永宝一眼,“不要再发生上次那种事了。”

  李永宝又一笑,“这点事还用你劝?上次是上次现在是现在了!我回去后继续在家养病静观事态发展,这总可以吧?快,喝口茶,喝口茶咱好进包房边吃边聊,有些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周文斌再次皱皱眉将茶杯放下了,“李局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来也是坐坐就走,恐怕没时间跟你边吃边聊。”

  李永宝又端起茶壶给周文斌添茶,“行了周秘书,来都来了就别再犹抱琵琶半遮面了!我这人喜欢打开窗户说亮话,我们现在可都在一条船上,曲老板没我未必能当上省长,据我所知厅里职工情绪和你所遇到的阻力都很大,你没我,哼,也未必就能在这个副厅上坐稳。”

  李永宝略一思忖,“简单一句话,不趁热打铁把姓高的彻底落了停,一切都白搭!”推开椅子起身,“走吧,进包房细说吧。”顾自就先去了。

  高远手里拿个文件袋脚步匆匆从楼门里走出,一边向身边两个厂长模样的人交代什么,一边停在不远处自己的三菱车。

  厂长乙笑笑,“说到质量更没问题!高厅长你怕还不知道吧,头一批芽麦运来那天方工就搬了行李住我们厂里来了!没白天没黑夜的,到现世界末日最新消息在都没回过一次家。”

  高远从一大排加工机后转过来找来时,便能看到身穿白大褂的方洁,正领了两个同样身穿着白大褂的技术人员,又是亲自弯腰挪着那一袋袋面粉又是抓起一把面粉吩咐着什么,脸上同样是汗水,前额处的头发上都沾了面粉……高远有些动容了,而当方洁也怔怔注意到他时,他稍稍一别脸抬步往过走去,那两个技术人员一看冲高远客气笑笑离开了。

  远:我从三厂那边转过来随便看看……(示意一下眼前的面粉)怎么样,质量能稳定在头一批面粉的水平吗?

  方洁点点头,“其实工艺难度主要是前期的烘干和加工处理,处理得好过筛后跟普通面粉没什么两样……”关切地望住高远,“你怎么样?目前的销售情况,还好?”

  高远默然片刻,“整个来看暂时还不太好,混合面认的人还不是很多,加工成饲料或直接卖给酒厂糖厂价格又上不去,将来返还到农民手里的钱太少……”略一摇头,“不过没关系,厅里所有人都动起来在为此奔忙,局面会打开的……”抬手看看表,“我没别的事,你们辛苦了……”返身。

  方洁别开脸踌躇着,“说真的我现在还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曲正平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只能说一句,那你自己就,多保重吧。”

  高远略一黯然,“方洁,其实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倒是我应该向你说一句……”稍一迟疑还是转头真挚地望住方洁,“谢谢。”

  方洁抬头之际,高远也就转身迈着匆匆大步而去了……方洁半天都站那儿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望着高远的背影,直到他又从一排加工机后消失。

  林枫神情凝重坐在办公桌前,一边思忖什么一边伏身下去写着什么,门被悄然推开梅子出现在门口,她先观望林枫片刻后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林枫象吓了一跳赶忙站起,随手把写完的也盖上,脸上带了点不自然。

  梅子走了进来,“一见我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把你的姗姗忘了就把我也忘了?打了几次电话都推托有事不出来。”

  林枫赶忙分辩,“不是不是,厅里这段时间发生了好多事,我的确没时间……”脸上又有了不好意思,“梅总,要说起来我现在都有些过意不去,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林枫慨然一摇头刚想说什么时,高远拿着那个文件袋一步从外面进来了,他一看梅子稍稍怔然一下后,勉强客气一点头便径直进了里屋……林枫一下有些尴尬,而梅子望着里屋没好气一下还是跟了进去。

  高远进来就坐办公桌后拉拉椅子拿出文件袋里一份合同低头看起来,跟进的梅子观望高远片刻后随处起来。

  子:你看我都不知道该不该叫你厅长了!怎么了,这是这辈子都打算抱着对我的成见不放了,还是忙着卖你的芽麦什么都顾不上了?

  子:那当然,粮食厅都快变成粮食交易市场了,我能不来捕捉点商机嘛!另外我还想问问,你的清查,不会就这么偃旗息鼓了吧?

  在窗前拨弄着一盆花的梅子往身后瞥瞥,“别这么不耐烦好不好?我是想提醒,谜底尚未揭开同志仍需努力,至少不能轻言放弃!想知道河稷一号库最初那笔资金,流向哪里吗?”

  梅子背背好身上的随身包象下下决心,“李永宝给了个指定帐号后我就打到了,如果需要,这个帐号我愿意提供。”话一完转身就走了。

  高远顿然脸上有了暗暗惊讶,很快林枫手里拿了那份刚刚写毕的也面带惊讶扭头向外张望着走了进来。

  林枫慨然还想再说什么,一下意识到手中的后神情又黯然了,“对了厅长,今天一上班那位周副厅长就把我叫去了,我不知道他从哪儿听到了什么,拐弯抹角问我知不知道当初李永宝送的那五万块钱的事。”

  林枫低头默然片刻,“他好象还想暗示说,那是你跟李永宝主动要的安家费!”慨然一摇头,“这不,我思前想后如实写了一份情况说明。”亮亮手中的。

  林枫想想,“说心里话,以前我的确对他们这种人有所,但现在不怕了!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给你带来麻烦,我想他这肯定是在背后要整你的了!”

  高远淡然一笑转身回去,“只要你不怕就先不用理他了,来,我们把这份销售合同推敲推敲呆会儿还得跟他们谈。”

  台阶上,孙莉胳肢窝下夹了份文件手里还拿着一份正低头站在那里等着什么,牛小兵一脸轻松得意象跟门卫还打着招呼从外面进来了,一看孙莉便故意背起手弄出一付满不在乎的神情走了过去。

  莉:你把你的工资到财务结一下,然后找人事小李去办手续吧……(说着将胳肢窝下的文件拿好抬步就要往外走)

  孙莉忿然一下忍忍,“高厅长昨天就下乡检查芽麦存放去了,你看清楚了,这个决定是今天上午办公会做出的。”

  孙莉淡然一笑,“我?你不觉得太高抬我吗?你的贾叔现在不在厅里,你回头去问他好吗?”说完又要抬步。

  牛小兵再次把孙莉拦住,“不行,谁让你是办公室主任来着,我今天还就问你了!为什么辞退我到底怎么回事,你必须给我楚!”

  孙莉想想,“牛小兵,那我就把原委告诉你,也好让你现在心里落个明白。你的问题其实早就摆到了办公会上,你的贾叔为把自己推干净,也早就提出要辞退你了!恰恰倒是高厅长,他念你父亲曾经是我们系统内的老劳模,几次阻拦几次说要给你一个和改正机会。”

  孙莉又淡然一笑,“你不相信的还在后头,知道你的贾叔为什么现在又把你的事提出来吗?说高厅长搞人情交易,个别职工拿着国家工资却成天游手好闲不上班,换句话说,你也要成了他们背地里搞高厅长的一个了!”

  牛小兵惊讶一下马上又摇头,“你,你肯定在!贾叔不在周副厅长在吗?我一定要问个明白!”

  孙莉话里有话,“你是该好好问个明白了!你一直对高厅长以怨报德,也许,这也是你这种人应该有的可悲。”抬步而去。

  三菱越野停在那里,高远一手拿着一个黑塑料袋一手抓着里面的芽麦低头察看着走来,丁志刚跟在他身边摇头慨然说着。

  刚:据说现在还算草案,不过早就组织起了工作队,浩浩荡荡的按乡按村搞摸排搞发动,动静扇乎得特别大!

  刚:这我倒不了解,我只是听过那么一耳朵,好象说主要用政策引导外加资金倾斜,三年内就将农民的年纯收入提高到二千五百块的小康水平!你说他有这么大谱吗?咱的邻近省份也搞调产,可连两千块都不敢喊!

  高远苦笑一下,“他有多大谱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又拿河稷试点,他这个人啊,哼,肯定是想自己转移别人注意。”

  高远黯然片刻,“志刚,其实我心里也特别矛盾,我听到了不少说法,再加上他冒这么大险搞了我一下,我自己也在怀疑李永宝当初那笔钱到底干了什么,是不是跟他当上省长有关连!可是呢?一想到过去,一想到知道根知底的这么多年,我又不愿相信不愿承认!”

  高远慨然一摇头,“先不管他了……”抬头顾盼一下,“志刚,再往前走不远,就该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苏农坨粮站了,走,咱上车,过去看看。”

  职工们正在热火朝天地用木锹,将晾晒过的芽麦往停在院中的一辆大卡车上装着;高远和丁志刚打量着运粮卡车从车后面走了进来,职工甲乙等人一看稍稍怔然过后就象认出了高远,纷纷围了过去。

  职工甲象下了下决心,“高厅长,我们还是跟你实话实说吧!就因为你来过我们跟你反映了下创收指标的事,没多久李永宝局长就亲自来,一句话把他打发到荒无人烟的龙王岭粮站去了!”

  职工甲:离这儿还有八十里山呢!本来都是个要撤消的粮站了,连一个职工都没有,全站满打满算,就他一个光杆!

  职工乙也脱口,“是啊,我们都去看过他,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他跟娃两人相依为命!李永宝局长简直就是他,连经费带工资,一年就给他三千块包干费!”

  职工甲点点头后动情地,“他真是个啊!就这种情况他连句叫苦话都没有,站里有那么辆早废了的蹦蹦车,他后每天起来先把娃送到三十里地外的学校,然后走村串巷去收粮!他车上放有副扁担,山庄窝铺车上不去的地方,他就挑扁担上去!”

  职工乙也动情地,“你们知道他咋个收粮法吗?那地方交通不便,他先开车到乡镇集市买下油盐酱醋啥的日常用品,再运到山里去换老百姓手中的粮!说来都让人不信,今年夏收哪个粮站都收不上粮来,就他用这种以货换货办法,硬是收上来五万斤去年的存麦!”

  职工甲乙等稍一怔然之际,高远已二话不说掉头向外走去了……职工甲简单向别人用征询的目光一望,马上就向高远追去。

  高远越走越快从大门里走出后,来到三菱车边就开门先上了车着了车……等职工甲及丁志刚二人出来刚上了车关上车门,三菱越野很快便启动离去了。

  三菱越野卷着尘土颠簸着远远出现,近来时能看到风挡后面职工甲坐在副座上指点着象在指,而高远依旧神情凝重专注开车的样子一言不发。

  三菱越野满身尘土更加颠簸着驶来,驶到一个已经很窄没法通过的地方停下后,高远、职工甲及丁志刚三人都纷纷下了车来。

  高远眼睛里带出些惊讶看看那座半山腰上的粮站,又回头稍一观望四周,锁上车便迈起大步往前走去……职工甲及丁志刚二人赶忙又追。

  院子里摊晒着成片成堆的麦子,此刻何顺发和何苦父子都光着上身,正满头满身大汗将麦子往麻袋里装着,何苦为父亲张开着麻袋,麦子扬起的灰尘混和了汗水在父子二人脸上身上形成了一条条泥水。

  何苦抽空抬手擦一下眼睛之际,一眼看到了敞着的院门外什么,惊喜喊:“爹,快看,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何顺发停下木锹也抬头望去时,同样满头大汗的高远也就第一个气喘嘘嘘从外面打量着走了进来,接着是同样气喘嘘嘘的丁志刚和职工甲二人……何顺发顿然惊讶得站那儿呆住了。

  高远带着微微喘息,先望一眼何顺发后就用一种还是有点吃惊的神情转头打量起院子里的情形来,墙角处停放着的那辆三轮蹦蹦车以及车箱里的扁担,修补了一半的院墙以及旁边放着的夯子和夯好正在等着晒干的土坯,敞着的屋门里简陋到只有一桌一椅的家俱陈设,以及敞着透气窗的粮仓的里满满的粮食……当高远的目光最后又落到象两个泥人似的那父子二人身上时,他显然动情了,眼泪已在眼眶里打转。

  何顺发这才赶忙放下手中的木锹,拘紧笑笑带了点口吃,“高、高厅长,你们咋来了?”又将双手在裤子上擦擦似想上前。

  高远低头默默将手在何苦头上放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时眼泪已经开始在脸上流淌,声音也是嘶哑的,“不是赶来亲眼所见,我这个老粮食都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粮站!”一下冲动地紧紧抓住了何顺发的双手,“何,是我把你跟孩子,拖累了!不过我更想说,你这一个人的粮站,是最了不起的粮站!你这个光杆,也是最称职的!你,受累辛苦了!”又一次使劲握何顺发的双手。

  何顺发眼睛红红张张口想说什么没说出来,高远再次张张口还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双方只是将双手紧紧地一次又一次相握在一起……最后,一旁的丁志刚和职工甲也动容落泪了。

  高远神色沉静开着车,一沿着已是落日时分的大街送丁志刚来到河稷粮局大门外不远处时将车停下了。

  副座上的丁志刚神情凝重填膺的样子,他想说什么又扭头观望高远一眼忍住,发急一摇头就想推门下车时,高远突然开口了。

  丁志刚愣怔一下,象明白过来什么后叹然,“真没想到,这抗战进程一下又退回到僵持阶段了!”欲推门下车,还是回了点脸来,“何顺发的事你先别想了,费这么大劲冒这么大险,别到最后还是弄得厅长保不住吧!自己保重啊,走了啊……”

  高远半天都思忖着什么默默坐着,等丁志刚走进大门里后,他的眼神里象打定了什么主意,抬头找找,然后启车而去。

  一座一座院落和前排的后墙之间形成一条小街,有小贩推着自行车卖豆腐的身影,也有老人围站一起闲聊的身影……远远看到高远走来,他向闲聊的老人问了什么后,然后顺着又往前找去。

  漆黑的大铁门上贴着门神,门楼顶及门两边春节的对联斑驳可见……高远走来后若有所思打量一番,又象迟疑了片刻,还是抬手敲起了门。

  高远转头望去时,身边站着一个手拿门球杆、戴顶太阳帽象刚运动完回来的身体硬郎的老人,正用灼然的目光打量他。

  老人将门球杆放下又摘下太阳帽婆娑一下头发,“在……”努嘴示意一下依着院墙的楼梯,“顺这个楼梯上去也能转到隔壁他的家,现在还有人能到家来找他,少见了!”说完就顾自用帽子扇着风,转身进屋去了。

  高远望着老人背影慨然一下,又简单环顾一下院子,再次望着墙边那个楼梯迟疑一下后,还是走了过去。

  7图文:著名艺人徐熙娣写线图文:韩国当红女星崔智友个人写线青春偶像《蓝色大门》主要演员介绍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