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开发商走穴的美国人 拍了部令人羞愧的纪录片

※发布时间:2018-11-5 8:04:24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最近,一部名为《Dream Empire》(梦想帝国)的纪录片,获得了今年塞萨洛尼基纪录片电影节的最高,导员导演大卫·博伦斯坦,是个美国人。

  当时,他在纽约大学获得了人类学博士学位。靠着中美富布赖特学金,来到四川成都,研究城市化和房地产投机的课题。

  2012年的一天,街头闲逛的他,被一个自称是经纪人的中国人挖掘。邀请 David 参见一场兼职表演,报酬丰厚。David表示只会吹一点萨克斯,而且并不专业。不过对方似乎也并不太在意这件事。出于好奇,他一口答应了下来。

  几天后,成都郊区的一处楼盘的开盘仪式上,David摇身一变,成了美国著名黑管演奏家,尽管此前他对于这个乐器一无所知。音箱适时响起。他拿着黑管,装模作样地假吹。

  演出效果却意外的好,旁边楼房的微缩模型在细沙上铺陈开来,欧式,国际范儿,闪光灯下熠熠生辉。于是David从这里,开始了他的“白猴子”生涯。百里挑一关昕和刘硕

  影片主人公yana2010年在重庆建立了当地最大的外国人租赁公司,她的生意很简单,在街上或是酒吧寻找外国人,更多的是白种人。根据特点把他们分类,再推销给有需求的房地产商。

  为了让客户更加直观地感受「白猴子」物超所值,雅娜会拿出一张照片进行对比。上图中,yana遮住了白人这张脸,调酒师的照片瞬间就失去了逼格。用让外国人在活动现场为顾客调酒,显得更加“高大上”,有一种尊贵感。

  yana 口中的“国际化”城市都带点乌托邦的色彩——你从楼盘名字就能看出来,常出现的关键词是“天堂”,“欧式”,“皇家”,“尊爵”,“维也纳”……大卫对此的评价是:“这是 21世纪我看到过最戏剧化的事情。”

  如今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外国人不再像以前可以做一张“吃白饭”通行证。但在中国其他二三线城市,白种人的脸依然十分“吃香”。

  yana在努力把她发掘来的普通的外国人包装成职业的演艺人员,带他们去拍看上去很专业的“写真”照片。她包装过很多身份,模特、教授、运动员、歌手。只要客户需要什么她就可以包装出什么,曾有房地产向她找一个外国人美国著名工程师。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曾有西安一家房地产开发商希望David扮演美国馆的官员,大卫需要在开业典礼上表示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很支持这一开发项目。开发商甚至打算为大卫准备一张“证件照”,不过因为各种原因,这件事并没有成功。在大卫事后的回忆里,他把这个经历定义为“最的一次”。

  随着商业楼盘疯狂扩张,“白猴子”供不应求,薪资一度达到2500元一场。聪明的经纪人们开始把眼光转向黑人群体,虽然没有“白猴子”那么受欢迎,但“黑猴子”的价格要便宜大半。

  只需要经过简单的包装,一个来自非洲刚果的黑人兄弟就能摇身一变,成为法国著名的黑人歌唱家。丰厚的报酬之下,外国表演者也开始逐渐习惯这种带有歧视的观赏。有人一个星期接三四单,几乎把它当成主业。

  著名主持人窦文涛曾在节目中谈到自己一次商演经历,受某房地产开发商邀请,他到该楼盘处“站台”,在后台遇到一个外国人,主办方介绍称是美国某某著名建筑设计师。随后这个外国小哥自己开口和窦文涛说道:“我是西班牙人也不是什么设计师,只是他们给我几千块钱让我上去站一站。”

  “白猴子”这个称呼,是这些在中国接演出的外国人自己叫出来的。象征着,他们是动物园里的猴子。而客户买单叫他们表演,无非就是耍猴给人看。

  “白猴子”早已出现多年,20多年前的,10多年前的北上广。现在更多的是在三四线城市,为了包装出“国际化”费尽心思。很多中国表演者或许比外国人优秀更多,但薪资仅是他们的一半。

  昆明楼盘活动上的“白猴子”也不少,甚至有那么几位长久以往也成了“熟面孔”。某个外国人组成的乐队,连续在多家楼盘活动上出现。几个走T台软绵绵、摇摇晃晃的外国“女超模”背上维密翅膀,就成了一组“维密大秀”。他们有时是调酒师、有时是模特、有时是演奏家……

  就搜狐焦点小编的观察,现场观众大多无所谓,仅在表演结束后报以礼貌性的掌声,似乎也并不买账。如今,“白猴子”的套,大家已是心照不宣。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