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下身子亮出膀子这部体验式纪录片拍出了中国劳苦大众活着的方式 专访《最后的棒棒》

※发布时间:2019-5-9 8:33:48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今日,何苦导演的纪录片《最后的棒棒》全国上映,该片由何苦的同名剧集版纪录片改编,影片以克制客观的方式,讲述了山城棒棒军的故事,描摹出以老黄为代表的人物群像。

  2015年,《最后的棒棒》剧集纪录片上线,很多网友开始关注主人公们后续的命运,何苦对棒棒们的记录也从未停止。今年,何苦回到“通过棒棒群体折射出时代发展”的初衷,推出电影版。相较于纪录片偏于人性的展现,电影增添了因国家发展带来的变化等内容。

  一些观众质疑何苦是否为了宣传国家而增添了这些时,何苦说这正是纪录片的价值所在,“现在的农村确实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我只是如实呈现。”

  作为世界闻名的山城,重庆地势高低错落,交通曾极为不便,由此诞生了一群人力挑夫,他们肩上扛着竹棒,沿街揽活,称为棒棒。四十年以来,棒棒行业由当年几十万人衰微,他们是中国第一代进城务工人员的缩影。

  2014年1月20日,大寒时节,刚刚退役的何苦在重庆人民广场伫立,看到身旁走过的棒棒时,他们佝偻的背影吸引了何苦。他决心走入棒棒群体,追踪一群背影,讲述一种人生,记录一个时代,拍关于棒棒的纪录片。

  从旁观者角度拍一个群体,如果没有足够敏锐的同理心,很容易会有“视角”,滑向主观煽情。何苦也,如果没有亲身体验一个行业,自己的认识难免肤浅苍白,如若融入他们的群体,也会有刻苦铭心的。由此,《最后的棒棒》也真实的呈现出棒棒们的生活。

  上班第一天,老黄告诉何苦:一定要把棒棒扛在肩上,拿在手上的是要饭的乞丐,我们是要靠它自力更生,养家糊口。一句话,阐释出棒棒行业的与体面,他们用的身躯,挺拔的脊梁,踏踏实实的挣钱。

  入住自力巷后,何苦通过老黄,认识了老甘、老杭等人,他根据人物特点侧重拍摄,呈现出一幅栩栩如生的相。

  老黄:65岁,独自抚养女儿黄梅长大,刚认识何苦时,能挑着230斤的涂料,健步如飞。干活不怕苦、不怕累。

  他曾挑着价值3000多元的货物固执的等了失主一个下午,了雇主给的100块酬金,多要了10块工钱,他说:我不懂,只认理,等了一下午,你要多给10块钱工钱。

  5年后存了10000块,准备开间面馆,从银行回家的上,被小偷摸走了钱包。第二个5年,他又存了25000块,准备买下一个日杂店,被小偷偷走了。全部家当被压在拆迁房里后,老甘穿着一条围裙,觉得自己能护住肚子,还不错。

  老杭:十多年前老婆跟了别人生活,镇上的对老杭说,只要他出一万块,就帮他杀夺妻之人。为赚这一万,老杭来到重庆,成了棒棒。

  存了一万块后,却被小偷给偷走了。第二年,当老杭再次攒够一万,进了。老杭先后买了三把刀准备自己动手,拖了很多年后,刀绣了,他的怨恨也消失了。

  此外,一直想着靠打牌翻身的河南,善良的房东大石也是立体鲜活的人物形象。何苦平淡且真实的讲述着棒棒们的艰辛与,坚韧与乐观,勤劳与奋斗,他们生活贫穷,亦有着物的骨气,不可灭的生命力。

  拍摄的13个月里,自力巷的棒棒们一起经历了拆迁、搬家、生病等事件。中,何苦觉得好像一切都在等着他前去记录。

  聊起此事时,何苦表示,“劳动人民的生活就是一个舞台,我只是把故事记录下来,自力巷的故事在上演,其他地方也有故事在上演。任弼时的子女”

  每天的劳作之后,何苦忍着倦意整理场记素材,从拍摄到制作,他没有参考其他形式,在他看来,“任何一部片子的模式与规矩都是人探索出来的,我的创作也应该处于创新中。”非科班出身,反而给了何苦更多的,觉得怎么让观众看着舒服怎么来,靠着自己对电影的理解与感觉,往前走。

  何苦生长于石堰村,农村文化生活单调,他小时候与电影唯一的联系是流动放映队,搬着板凳在院办大院看露天电影。

  上学时,何苦学习成绩差,爱惹祸,那时候家里人常说他,“读书不好,你就去当棒棒吧。”高一遇上了征兵,抱着练好身体再当棒棒的想法,何苦一脚踏进了军营。一身军装彻底改变了他,一夜之间变得非常懂事。

  爱看武侠小说的何苦文笔不错,开始在部队当报道员。之后到中央电视事频道工作,做到节目制片人。

  做新兵时,何苦写了一位扎根在基层11年,没有提升,依旧兢兢业业工作的连长的故事。深受的何苦递给当时的宣传处赵处长后,赵处长反问他:“这个连长为何做了11年还没有提升,是能力不足,还是上级用人不公?读者看时没有答案,稿子就没有力。”

  赵老师的指点了何苦如何站在受众的角度思考问题,分析事情,他受用至今。之后的工作中,他不断总结反思别人写的内容,不断创新,争取做到更好。

  《最后的棒棒》中,何苦带着棒棒闯朝天门一事等,让观众看到了棒棒行业的没落,不仅与时代有关,也有棒棒自身的原因,能以客观的视角多方面思考问题。

  普通观众的认知里,现实主义题材的纪录片往往承载着苦大仇深的情感,何苦并不同意这类想法,在他看来,“观众去电影院看电影,想放松自己很正常。能用快乐的方式传递情感,让观众看完之后有思考,才是真正的好电影。”

  《最后的棒棒》中不乏幽默的部分,外人看似悲惨的生活,棒棒们以自己的幽默,为生命增添了亮点。老黄、老杭、河南、大石,每个棒棒的生命中都曾遭受过各种坎坷,他们依旧坚定扎实,脚踏实地的往前走。何苦在他们身上见到了中国劳动人民的缩影,“随着拍摄的深入,很多人性的东西在这里得到了呈现。”

  延伸到生活中,何苦,在今天这个时代,只要是个勤劳有智慧的人,生活也会充满了希望。创作这部影片,何苦也期望能够通过展现底层人的状态与,多数中沉睡中的幸福感。

  前不久,何苦跟拍了一个的故事。与此同时,他对棒棒行业的关注也没有停止,“现实题材是我坚定不移走的,生活本身非常精彩,极具感染力。适合直接去记录的,就记录。适合改编为故事,就做故事片。我愿做影视行业里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穿着磨损到发旧的灰色短袖、简单的黑色裤子,何苦本人看起来比照片上的坚毅,更为质朴,这位当兵22年的军人,从劳动人民中走来,带着他和棒棒们的故事,无数观众。

   文章来源于850游戏博贝棋牌

关键词:何苦纪录片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