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的执法看网络的极端化

※发布时间:2018-1-9 15:25:14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导读: 网络的改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因为网络上不仅有公知这样的,还因为有很多人只是把网络当成负面情绪宣泄的垃圾桶。只有大多数人都学会思考问题、看待问题、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的时候,网络才有可能真正的好转起来。

  这个星期六,没有上微博也没有上微信,连继续《雾灵山下》的写作的兴趣也没有,整个人处于一种完全的放空状态。下午重温了两部经典的恐怖电影《恐怖休息站》1和2,这么多年了,喜欢看恐怖电影的习惯也改不掉,结果就是看恐怖片再也不觉得恐怖,这不得不说是件非常悲哀的事。

  昨天晚上写了篇《执法 你怎么看》的文章,不出意外,文章发出去后,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网络本来就是这样,众口难调,很多网民只要看到与自己看法不一致的观点,马上就会相向。不过,虽然这一切在意料之中,我还是觉得很失望,因为我一直觉得我的粉丝大多的是“温和派”,不仅能够的看待问题,还能够的包容不同的意见,但是,却有那么极个别粉丝上来就,实在是斯文扫地,我都替他们感到难为情。

  不过,如果说就能让我退却的话,说老实话,那我早就不写什么时评了,几年前,我因为在微博上写了几篇为毛的文章,被那些大小公知骂“”、“”、“反文明”,那个时候我都没退却,现在怎么可能因为个别人的出言不逊就退却了呢?

  我一向自认为自己说话还是比较客观的,昨天的文章,我既没有站在当事妇女的立场说话,也没有完全站在当事的立场上说话,然后,就有些人据此说我“自相矛盾”。我就奇怪了,难道我支持一个就要彻底否定另一个?难道看待事情真的只能非此即彼、非黑即白吗?说妇女有错,就要去证明绝对正确?说有错,就要去证明妇女绝对正确?这到底是什么混帐逻辑?

  就前后流传出来的几分钟视频来看,当事妇女的错是显而易见的,拒不配合执法,推搡的行为已涉嫌犯法,不管她被那一摔摔得有多惨,一码归一码,妨碍公务罪她是肯定跑不了的;当事的错同样显而易见,连上海警方都给他们定性“执法”了,却还有人在那一个劲的为他们叫好,说他们什么错都没有,我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坦白说,那两算运气好的,如果真把那小孩摔成重伤甚至摔死,那他们基本上一只脚已经踏进了。

  网络上的声音基本没有人为当事妇女,说明网友对的执法权威还是认可的,那些的声音也大多集中在当事的行为了妇女怀中的小孩,那些支持的声音也没有人为无意中到小孩的行为,说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大家对的执法尺度还是有保留意见的。

  坦白说,本来这样就挺好的,毕竟只是观点不同,那大家各说各话好了,毕竟谁也不是真理的天然拥有者,大家都把自己观点表达出来岂不是皆大欢喜?但有些人不一样,他觉得他对,就是绝对的对,别人只要与他观点不一致,就是绝对的错,不仅如此,这些人还别人必须接受他们的观点,如果别人拒不接受,他们就会像视频中的妇女一样,分分钟开始耍泼,什么难听的都能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对于这些人,我想说,如果你们真对自己的观点那么自信,又何必那么急吼吼的要求别人认同你们呢?如果别人真的觉得自己错了,自然会接受你们的观点,如果别人不觉得你们正确,你们骂别人几句别人就会因此觉得你们正确了?

  今天有个网友上来就说我为当事是“没人性”的表现,并“祝福”我的小孩以后也遇到那样的,对于这位网友,我想说的是,我绝对不会,我的家人也绝对不会不配合执法的,又没做什么坏事,怕干嘛呢?就算违停被查,了不起也就扣分罚款而已,还能怎么样?有必要像视频中的那个妇女那样跟耍泼吗?当事抱摔的举动虽然我不太认可,但他们要是“执法”,那我就不是不认可,而是看不起他们了,是干嘛的?就是维持社会秩序的,要是大家车想停哪就停哪,不闻不问的话,那岂不是要了?

  我之所以花点时间再来罗嗦这件事,无非是希望大家特别是我的粉丝在看待问题的时候能够更客观,而不要落入非此即彼的思维误区。世界是复杂的,人性就更复杂,如果有人一定要用一根筋的思维方式去看待复杂的世界和更复杂的人性,那我真的只能说他太幼稚了。

  上海执法的舆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昨天网络上还铺天盖地,今天已经几乎无人问津,这就是网络的悲哀所在,没有多少人是真的关心那个的孩子,大多人需要的只是一个宣泄的窗口,一个可以供他们的垃圾桶,一些昨天还填膺、捶胸顿足的人,今天又在做什么呢?骂完了,吐两口吐沫,心里痛快了,仅此而已罢了。

  网络的改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因为网络上不仅有公知这样的,还因为有很多人只是把网络当成负面情绪宣泄的垃圾桶。只有大多数人都学会思考问题、看待问题、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的时候,网络才有可能真正的好转起来。

  

关键词:恐怖休息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