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因为爱》分集剧情介绍及大结局剧情介绍(图)

※发布时间:2019-5-7 22:47:29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电视剧《因为爱》,由广东广视、群和国际文化事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世杰文化有限公司独家发行,导演张孝正执导,偶像巨星言承旭,青年演员海陆 ,《不能说的秘密》中的“晴依”曾恺玹、田家达等著名演员倾情出演。据说,海陆为了拍摄新剧《因为爱》,忍痛剪去心爱的长发,以清新活泼的短发形象示人,其造型俏皮可爱。本剧已在2013年4月份杀青,预计在2014年首播。

  蒋可心在十八岁因为生病失去了听力。可心的父母、哥哥因此更加她。工作中,可心遇到知名广告导演庄道生。两人一开始因矛盾而相互对立,在从事广告拍摄的工作中,两人从彼此对立逐渐变成互相欣赏,也从工作伙伴演化成谈心的对象。一次车祸让道生失明。朋友离他而去,事业也跌落谷底,只有可心一直在他身边照顾着他,并帮助他东山再起。两人相互扶持,收获了爱情。

  蒋可心是一个活泼青春的女孩,有着一颗追求梦想的心和充满活力的体魄。但是有个缺陷,就是她患有听觉障碍,有时候会出现短暂性的失聪。但是性格乐观的她认为这一个并不是缺陷,而是天赋,这可以让她更专注于自己所做的事。蒋可心有一个非常疼爱她的哥哥蒋宇轩和一个与她非常有默契的好朋友阿担,所以可心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一天,可心参与一个花式轮滑比赛,可心赢了比赛。当她以为这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努力赢取比赛的时候,却碰见她哥哥正在给她的对手。蒋可心因为非常生气,认为这个荣誉不是靠自己赢回来的,并且认为哥哥和阿担为了让她开心而做这些多此一举,一怒之下转身而去,并在无证的情况下把哥哥的车子开走了。

  庄道生是一个导演,在广告界小有名气。但是其实他的理想是拍电影,无奈并不时十分青睐他,所以暂时只能拍商业广告谋生。一天在拍摄广告时,主角是一位耍大牌的男明星,非常不配合,让他和他底下的工作人员都觉得又累又无奈。庄道生对拍摄和治人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处理方法,他不禁把大牌男明星耍了一把,还教训了他,并把男星生气的表情拍了下来。然后声称广告已经拍完,便离场而去,处理自己的私事,留下副导演在残局。

  庄道生是个摩托车发烧友,在这天他梦寐以求的摩托玛丽到货了,庄道生驾着新购的爱车去兜风。这时蒋可心把车开到一片果林旁的公上,因被边的风景和美丽的果子吸引,于是下车,变摘果子吃,边翩翩起舞。这时庄道生刚好开到此处,蒋可心刚好听不见,又于自己的世界中,正在风驰电掣中的庄道生为了避开跳舞跳到马中间的蒋可心,于是急刹拐弯,自己摔了在地上,爱车玛丽也摔坏了。庄道生生气地蒋可心为什么要在上跳舞,但蒋可心完全听不见他说什么,庄道生越说越生气,一手抓起蒋可心手中的果子扔掉,而蒋可心见状,也生气地了摩托玛丽,随后驾车离去。庄道生见到如此刁蛮的女生,心里默默记着了她。

  蒋可心因无证驾驶,被刚好查车的,幸好她的母亲拼命向求情,且念在她初犯便把她回家。蒋可心的父母和她哥哥一样对她百般疼爱,这时她的听力恢复了,心情也好了很多,便和哥哥还有阿担冰释前嫌。蒋可心对舞蹈非常热爱,她打算去报名,参加一个舞蹈团。在前往报名的上,情不自禁地翩翩起舞,这时庄道生刚好在附近看见她,好奇之下跟在她身后,知道了她要报名参加舞团的事。

  到了面试的那天,蒋可心的听觉又出现问题了,但是这次面试对她很重要,于是在面试现场和作为她伴奏的阿担用夸张的手势和写字交流。庄道生故意在这里出现,为的是报她之前玛丽之仇,她成为舞蹈家。他看见蒋可心和阿担傻乎乎的交流过程,感到好奇又好笑。

  舞蹈团的团员是不招收有耳疾的,蒋可心为了面试,报考的老师说自己感冒,不方便说话,老师给她安排号码时,又因为听不见,差点错过老师的安排。蒋可心在战战兢兢之下,终于来到了等候室。庄道生则趁她交了音乐CD后,偷偷溜进了准备音乐的老师办公室里,偷偷把蒋可心的伴奏音乐CD扔进垃圾桶,然后替换成另外一盘CD。

  蒋宇轩是一位童话书的作者,笔名叫兔兔哥。他的作品小耳兔航海系列受到了国外出版社的青睐,于是受到邀请,让他重写以便更好地推广和商业化。虽然赚的钱更多了,但是对方要求宇轩把他的故事定位改变成适合成年人看的书籍,并要他把“兔兔哥”这一孩子气的笔名改掉。蒋宇轩觉得有违自己写作的初衷,于是婉拒了对方的邀请。

  蒋可心在前往后台准备时,用来交流用的本子掉落在地上,碰巧被庄道生捡到。庄道生边坐在,等着看蒋可心出丑,变漫不经心地翻开那本笔记本,越看越不对劲,这时才醒觉,原来蒋可心是听不见的。庄道生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事,马上跑回准备老师的办公室里,想把CD换回来。而这时,也轮到蒋可心上台了,庄道生虽然想把CD换回来,但是CD已经送到播音室,播音室的职员也当他是捣乱的人,喊保安来把庄道生。蒋可心在众目睽睽之下,伴着完全不搭调的音乐,跳着自己准备的舞蹈。跳着跳着,她突然看见人的反应,还有好朋友阿担拼命给她打停止的手势,才发现出事了。这时她看见庄道生出现,并且看见庄道生在对评委老师说话,虽然听不见,但也猜到个一二。蒋可心在出尽洋相后,伤心地跑走了。阿担非常生气,他庄道生毁了可心的梦想。

  蒋宇轩回到家里,发现妹妹不见了,听父母说,她淋了雨,现在正是听不见的时候,担心之下便出门找妹妹。而蒋可心也没有回家,而是在湖边一个人静静。蒋宇轩找到了妹妹,对她加以安慰,而蒋可心一方面为哥哥、父母对她的宠溺感到自己一无是处而生气,另一方面又觉得哥哥对自己的关心,让自己觉得很温暖。兄妹两在湖边,互相包容和谅解。

  庄道生的学妹蝶儿从国外回来了。蝶儿美丽大方,见多识广,是庄道生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而这位蝶儿,似乎与蒋宇轩也有着微妙的关系。

  庄道生遇到从巴黎回国的蝶儿后便与她小聚一番,蝶儿表示约了一个人,于是庄道生便开车送她一。庄道生对此很疑惑,到底是何人让蝶儿这么牵挂,一回来就要碰面呢。蝶儿临走前送了一个从国外淘的齐天大圣给他,这正好是庄道生的心头好。他认为蝶儿心里记挂着自己,心里感到甜滋滋,开心地把玩着这个布偶工艺品。这时刚好来到,对着庄道生的车子进行违章拍照,庄道生一个捉急,便落下了齐天大圣玩偶,开车离去。

  原来蝶儿就是蒋宇轩的前女友。她来到蒋宇轩工作的地方找他,打算一起共进午餐。蝶儿对蒋宇轩还有感情,但是蒋宇轩刚好今天工作比较忙,午休时也想着工作的事,见到蝶儿回来并没有表现出很大的热情,这让蝶儿感到备受冷落,非常不开心。蒋宇轩走着走着发现蝶儿没有跟在身后,连忙转身去走,只见蝶儿双眼通红。蒋宇轩知道自己冷落了对方,于是连番道歉,两人总算和好,相携一起去吃饭。

  庄道生开车时发现蝶儿送他的齐天大圣不见了,心里非常焦急,便没有专注驾驶,不小心撞上了阿担驾驶的残疾学校校车。两人下车对质时,阿担认出了庄道生,于是与他出言顶撞了一番。庄道生因心急想找回齐天大圣,于是推开阿担便转身回去找失物,留下撞倒头的阿担在事故现场。庄道生回到刚刚和蝶儿分手的地方,齐天大圣玩偶失而复得。正当他乐滋滋的时候,正好看见蝶儿双眼通红地和蒋宇轩打闹那一幕,他正想进去看看蝶儿怎么回事,这时阿担带着赶来,了庄道生。阿担对说,庄道生肇事逃逸,又故意伤人,于是被带到问话。

  蝶儿和蒋宇轩一起吃饭时,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原来之前蒋可心因面试舞团失败的事而非常失落,一向对女儿十分宠溺的蒋妈妈也连带心情非常不好,这时打电话来找宇轩,让他回家解决妹妹可心的问题。蝶儿听见了,也只能无奈。分别时,蝶儿对宇轩说了一番话,就是她觉得可心很可怜,因为有一个这么好的哥哥,觉得任何男人都比不上自己的哥哥,这样就会失去享受爱情的机会。这话让蒋宇轩受到了,他回到家里,和父母商量时,说起这话,觉得应该要让可心去谈恋爱,这样可能会让可心开心起来。

  庄道生和阿担闹到了局,让两人先商量着私了,商量不行再警方出面解决。阿担要求庄道生进行赔偿,但是见庄道生不可一世的样子,觉得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惩罚,于是阿担想出了别的惩罚方法,就是去残疾学校做义工。庄道生和时间为上,觉得这事就是浪费他宝贵的时间,起初不想答应,但是在阿担说要以肇事逃逸和伤人罪告他时,为免节外生枝,便答应阿担的条件。

  蒋家三位对蒋可心都非常宠溺,所以挑选男友也必须要入得他们法眼。在深思熟虑下,他们认为,阿担就是一个不错的人,可以让他试试,但是蒋妈妈告诉阿担,要追蒋可心的第一关,胎梦大全就是要让她开心起来。

  庄道生决定向暗恋多年的青梅竹马蝶儿,但这时却接到赵承担阿担的电话,要他去语言障碍学校做义工。庄道生这时正准备,本不想理会阿担,但是阿担要他现在去,且说这是庄道生应该做的,为之前做的错事赎罪,庄道生无奈,只得去找阿担。原来阿担被蒋妈妈批准可以追可心,但是要他在两个月内哄可心开心,否则将收回这个批准。阿担认为把让可心难过的始作俑者庄道生找到,给可心好好一番可令她高兴起来,于是便有了这个想法。

  蒋可心日常也是语言障碍学校的助教,来到学校时,刚好遇到庄道生。蒋可心并未如阿担想的那样高兴起来,反而觉得见到庄道生使她感到。阿担告诉可心,庄道生来学校做义工的事,让她在这两个月内可以他做事。但可心没有按照阿担的意思去庄道生,只是问他两个问题,一个就是为什么要换她的音乐,第二个就是她的CD先在在哪里。可到庄道生的回答,第一个回答是因为自己之前弄坏对方的摩托车,所以要用恶作剧来报复自己,对于第二个问题,庄道生说他会把CD还给可心。可心听后便离开,临走前还责怪了阿担这样的行为很幼稚。庄道生不懂手语,之前的对话都是通过阿担作翻译的,庄道生问了阿担一个手势是什么意思,阿担告诉他,这个意思是可心不想跟他讲话,阿担顺带责怪他是个不懂听觉障碍人士痛处的公子哥,这仿佛戳中了庄道生的心,让他有点失落。

  庄道生做了一下午的义工后回到自己的工作室。他的副导演番石榴来催他快点把海丰集团广告的女主角定下来。之前他们俩无意中把蒋可心在街上翩翩起舞的模样录了下来,回看的时候觉得她特别适合,庄道生告诉副导这是他朋友的朋友,如今副导演把候选片段给了海丰集团的江董看,江董一眼就相中了可心。江董是庄道生的大客户,要求他把可心找来,拍海丰集团的广告,否则他就不和庄道生他们合作。道生一方面希望让大客户满意,但另一方面又因与可心有摩擦,恐怕让她当自己广告女主角这事会难以启齿,于是陷入了苦思。这时他想起可心要他归还CD的事,于是他连夜翻垃圾,打算把CD找到,还给对方并道歉,希望用诚意让她原谅自己。

  CD盒子找到,但是CD丢失了,庄道生买了一个新的CD塞进盒子里,归还给可心,并说了一番。这时可心开口说话,回答了他并道了谢。庄道生原以为可心不会说话,能知道他说的话靠的是读唇,如今得知可心能听能说,觉得自己被骗了,于是骂了可心一顿,说她是骗子。可心感到委屈,于是哭着跑走了。这时阿担来到,看见这一幕,了庄道生,并告诉他可心不是聋哑,但是有听觉障碍,她的听觉正逐渐消失中。

  庄道生知道自己又错怪对方了,心里感到有点内疚。他在学校遇到一个先生,正在寻找自己儿子,他陪这位先生在学校转悠,来到一间空教室,正碰见可心在教一位聋哑男孩唱手语歌,这男孩就是那位先生的儿子。原来这位先生有经济困难,儿子的病又需要很多医药费去治理,钱花了很多,病情又没有好转,这让他感到非常。可心用自己的爱心去安慰这对父子,小男孩也在可心的鼓励下,地喊出了“爸爸”二字的发音,两父子终于见到了治疗的希望。蒋可心充满爱心的行为同时打动了庄道生。

  庄道生继续语言障碍学校做义工,这天随阿担到课堂上当义务助教,配合阿担给孩子们上课。但是由于自己不熟悉应对小孩子,且对于聋哑儿童的行为有点不适应,于是自己百出,还弄乱了一些教具。在捡起教具的时候又因为自己长得高大而把小朋友的课桌碰倒了。而在学校小朋友的表演会上,一位小女孩到了吃药的时间,但是她不能说话,于是用丢纸团的方式叫庄道生,这可把庄道生惹怒了,于是对着小女孩,骂她是没家教的孩子,这一下可把小女孩吓坏了。

  阿担对庄道生的教学表现非常不满意,而且他不体谅聋哑人事的苦处,教训了庄道生一顿。庄道生想和可心说几句话,但是被阿担拦住,于是只能离开办公室,可心随后也离开办公室工作了,留下阿担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自言自语说着对可心的爱意。庄道生无声无息地回到办公室,听见了阿担的喃喃自语,先是取笑了他一番,随后鼓励他要勇敢追求爱情。

  蒋可心在给孩子上轮滑课之前,不小心听见小孩子的讨论。小孩子表示喜欢和可心一组,因为阿担的那一组会给跟可心一组的放水,所以跟可心一组可以赢。可心听后非常不高兴,她觉得自己的没用连学生都知道了,于是在轮滑课堂上分组的时候,跟阿担闹别扭。之前小孩子的讨论也被庄道生听见了,他知道可心难过的原因,于是提出和可心进行一次比赛,让可心赢得磊落,好解开。两人使尽全力,毫不退让,可心终于凭借自己的实力,赢了庄道生,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蝶儿和蒋宇轩约了第二天要吃午饭,蒋可心知道后,表示也想跟去,与蝶儿聚聚旧。蒋宇轩一向对妹爱有加,虽然也想和蝶儿二人聊聊天,但是不忍心妹妹,于是征求了蝶儿的同意,打算带可心一起出席。蝶儿心里对可心怀有一点醋意,虽然已经和蒋宇轩分手了,但是其实心里对他还是有感觉。为了可以和蒋宇轩好好过二界,她拜托庄道生,在第二天和蒋宇轩聚餐的时候,把宇轩的妹妹带走。

  庄道生陪蝶儿去赴约,来到餐厅时,看见蒋宇轩的妹妹原来就是蒋可心,他既愕然又反感,于是不想按照蝶儿原来的计划带可心离场。但是可心非常识时务,于是主动把庄道生拉走,留下哥哥和蝶儿在餐厅里二界。

  庄道生被蒋可心拉走后,依然不息地想要回去宇轩和蝶儿的约会,这都被可心一一了。两人像火星撞地球一样争吵起来,说着说着,庄道生提到,可心向蒋宇轩和蝶儿说他在学校里做义工的事,并说了很多好话。庄道生就此事问可心为什么要帮他说这么多好话,可心则暗示庄道生其实也挺有爱心,且她知道了之前道生为了帮她找回CD,不惜通宵翻垃圾,觉得他是个既负责又肯为人着想的人。

  蝶儿在餐厅里和宇轩用餐完毕,宇轩提出要离开,但是蝶儿要他陪自己去一个地方,她有一番话要对宇轩说,但必须要去那儿才能说。起初宇轩想,他觉得有什么话不能在此时此地说,非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说,而且他表示自己不想停留过去,想展望未来。蝶儿听后虽然略感失落,但是仍不放弃,宇轩见蝶儿如此,便陪她去一个老地方。

  两人来到曾经约会的地方,种种回忆涌上心头。蝶儿本想把自己对宇轩的爱和思念,此时此刻尽诉宇轩,但是一时却难以启齿,于是她靠近宇轩,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两人依偎着,仿佛回到了过去,但是如今已物是人非。宇轩问蝶儿究竟有什么药跟他说,蝶儿则随口说些无关紧要的话搪塞过去,便要宇轩送她回家。两人即将离别之际,蝶儿一下子冲动,踮脚吻了宇轩一下。这让宇轩心情顿时非常复杂,而蝶儿也因羞愧而跑回了家。

  原来蝶儿这次回来,是打算实行一个“成为蒋太太”的计划。她心里还爱着宇轩,原本打算一步步来,怕太着急会吓着他,没想到自己忍不住,就强吻了对方。而宇轩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家里,在他的房间里,还放着两人的照片,其实宇轩心里还有蝶儿。两人各自在家中,回忆着当初分开的缘由当时宇轩的妹妹可心患有听觉障碍,而这时宇轩获得了一个出国深造的机会,且公司还给了他一个福利就是可以带女朋友一起去,蝶儿满怀希望地打算和宇轩去国外发展,没想到宇轩为了照顾妹妹放弃了这个大好前程,两人争执之下,宇轩掌掴了蝶儿,蝶儿也因为激动,打碎了两人的相框割伤了手。如今疤痕也渐渐淡去,但是心里的伤却不知道能不能好起来,想到这里蝶儿不禁患得患失起来。

  阿担在上看见庄道生的介绍,还有他获的消息,才知道他是一位知名大导演,对他的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他把自己用于向可心的情书给庄道生看,请求他给点意见,但是庄道生只说这情书俗不可耐,然后便撕掉了。伤心的阿担继续追问庄道生,能不能给自己一些意见。最近语言障碍学校有一个发表会,老师都会在台上表演,阿担打算在表演的时候与可心演情侣,顺道在台上向她。这一俗套的方式惹得庄道生忍俊不禁,然后象征式地鼓励了阿担一下。

  到了展当天,蒋爸爸蒋妈妈还有蒋宇轩都知道阿担要在这天向可心告白,于是特意前来坐阵,看看阿担成不成功。阿担在办公室里准备着,突然发现自己的道具王冠不见了,于是跑到仓库去找,没想到风太大,一下子把门给带上,把阿担在里面。可心眼看准备轮到自己上台,但是阿担却不知所踪,于是她只能先上舞,曼妙的舞姿惹来阵阵的赞扬。阿担发现王冠不见的时候庄道生也在办公室,于是他去找阿担,看看他找到王冠没有,但是庄道生翻遍学校都不见阿担人影,情急之下,拿起面具自己上了台。平时熟悉拍摄技巧的他舞台感很强,舞也跳得不错,在台上和可心配合得天衣无缝。

  阿担被困在仓库里,急得地把门踢烂,横冲直撞来到表演的地方,打算跑上舞台。但是由于太焦急,没有注意脚下,不小心绊倒电线,于是狼狈地趴上了台,把可心和庄道生都碰到了。庄道生和可心在这阴差阳错之下抱着跌倒,并吻上了对方。这一幕刚好被掉落的幕帘遮住,观众们都没看到,但当事人可是羞红了脸,尤其是可心,这是她的初吻。阿担非常紧张,打算找庄道生问个清楚,但两人都否认吻了对方,阿担暂时也放下心来。而这场戏需要向观众和小朋友们一个交代,庄道生发挥自己的导演本色,临时安排了一场戏给阿担,就是他才是真正的王子,可心公主,然后把自己杀掉。阿担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可心,而可心以为阿担在念台词,便答应了他。

  回到家里,蒋宇轩告诉可心,阿担是想向她的,但是可心则表示自己对阿担没感觉,只当他是家人。宇轩和可心谈心时,遭到可心的调侃,她问宇轩和蝶儿之间是什么样的感觉,这让宇轩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庄道生在操场上看着可心,觉得她很适合出现在自己的作品里,于是看着她。可心看见他在发呆,于是招呼他来和小朋友一起玩,并教他手语。这被阿担看见,他想起之前在舞台上的一幕,还有如今可心和庄道生关系好像这么好,于是醋意大发。他把庄道生约到湖边谈话,问他和可心之间的关系。庄道生则向阿担表示可心不是自己的菜,但阿担却担心起来,怕是可心喜欢上了庄道生。庄道生则叫阿担积极自信一些。

  发布会之后,阿担与蒋可心的关系毫无进展。蒋爸爸蒋妈妈见阿担如此不滞,于是给了点压力他。在长辈的压力之下,加上自己也希望早日与可心双宿双栖,于是他找来庄道生,暗中跟随他和可心的约会,给他出谋划策。阿担和可心在演出服装店里进行挑选,可心问阿担自己美不美,搞不搞笑等问题,阿担都觉得毫无头绪,每次都要偷溜出去向庄道生求助。庄道生对此都给了阿担很好的,阿担按照他说的方法,哄得可心很开心。庄道生见到阿担这样的状态,也担忧起来,觉得他一点都不了解可心,这样的话根本无法成功追求可心。蒋可心在服装店里试装时,不小心瞄到庄道生在外面盯着自己看,她想起之前在学校里,庄道生也曾这样盯着自己看,如此一来,可心怀疑庄道生会不会喜欢上了自己。

  蝶儿特意来蒋宇轩的公司面试入职,以她出色的经历成功地担任了蒋宇轩的新任编辑。这天,给法国出版社作引进的出版商来到宇轩的出版社进行洽谈,宇轩的出版社打算把《小耳兔航海系列》通过那位书商引进到法国去,但是谈及分成时,却遭到对方的压价。那位书商态度,让宇轩、出版社社长还有蝶儿面面相觑,这时机灵的蝶儿拿起电话,与法国那边的出版社直接沟通,言辞中故意透露出自己与该出版社的合作关系。书商听见后顿时有点心虚,于是也中了蝶儿的小计谋,按照他们出版社的条件进行引进。蝶儿的机智帮了宇轩和出版社很大的忙,受到赞扬,也让大家知道了她出色的谈判技巧。

  宇轩和蝶儿因的关系变得轻松了很多,没有之前的尴尬,两人聊天的时候,说到之前的一个吻。蝶儿故意装得毫不在乎,然后告诉宇轩这只是不小心黏上的吻,让宇轩不要那么在意。宇轩听后如释重负,也顺道告诉蝶儿那个吻也并不是太糟糕。蝶儿暗地里乐开了花,她知道宇轩并不自己,自己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地和宇轩重新一起的计划正在发展中。

  番石榴为了能让可心尽快成为海丰集团广告的女主角,直接走去找蒋爸爸蒋妈妈谈。两人听了番石榴的解说后觉得非常不靠谱,并把番石榴赶跑。可心回到家时,看见番石榴留下的广告案,并听说了爸爸妈妈的事,心里有点兴趣,她拿着广告案回房间里慢慢研究。这时宇轩也回到家里,可心把有人找她拍广告的事告诉给哥哥。宇轩拿起广告案,看见这个广告的导演一栏写着庄道生的名字。宇轩默默地认为庄道生对可心心怀不轨,于是拜托蝶儿把庄道生约出来谈话,叫他不要缠着自己的妹妹,庄道生感到莫名其妙,于是反驳宇轩,让他妹妹不要缠着自己。

  阿担跟可心说,他有事想告诉她,但是自己还犹豫不决地徘徊在说与不说之间。可心见他支支吾吾又不肯说,又知道阿担喜欢自己,于是以为阿担要跟自己。但是可心只把阿担当作家人看待。为了不想再让阿担继续自作多情,于是和他坦白了自己的想法。阿担听后非常失落,但是也明白勉强没有幸福,于是便接受了可心的。阿担想对可心说的其实不是,而是想让可心离庄道生远一点。

  蒋可心对于阿担的劝说觉得莫名其妙,而之前她哥哥蒋宇轩也说过类似的说话,这让她不得不去怀疑庄道生是否如他人口中所说的,对自己图谋不轨。可心把庄道生骗到学校的储存室里,把他在里面。然后庄道生是不是有事瞒住她,问他之前来她家里找她拍广告的人是不是和他是一伙的。庄道生见瞒不住,就坦言了拍广告的事,但是又否认是自己想找她拍的,只是因为合作的客户想要找她拍。可心听后有点生气,庄道生到底想不想找她拍,庄道生怕可心不帮自己这个忙,于是坦言了其实自己也想找可心拍。两人解释清楚后,可心知道如果自己不帮他这个忙,那么庄道生可能会得失这位大客户,对事业有影响,而且自己其实也想去拍这个广告。但是另一方面,可心又担心自己家人朋友出于而自己。

  庄道生见可心太过于在乎家人的感受,而忽略了自己的机会,于是他鼓励可心要勇敢追求自己的生活,要起来。他向可心,如果可心能帮他拍这个广告,那么他就会给机会可心证明自己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女孩。

  庄道生有位老朋友是一个舞团的负责人,他找到这位朋友,向他推荐了可心,并请求他在舞团的会上,可以安排一段表演,由可心来演出。第二天,可心在和阿担野餐时,借口说要去宇轩的新书发表会,然后溜走前往舞团会处。阿担觉得奇怪,于是打电话给宇轩确认一下事情是否属实,果然,可心在骗自己,于是他立马可心,随之来到舞团的会会场。这时他听见了庄道生和可心的对话,愤然地出现,打了庄道生,并打算拉走可心。但是可心这回选择了,告诉阿担自己的想法,认为自己不能在活在大家的之下,她要追求自己的梦想和生活。阿担听后,虽然略有不甘,但是也替可心高兴,于是回去找来蒋爸爸蒋妈妈还有宇轩,一起坐在,期待着可心的演出。

  蒋可心临上台前,才发现伴奏CD无法播放,这下让可心差点乱了套。庄道生听后,主动提出,由自己来弹伴奏,他会弹可心的伴奏曲子。可心对于庄道生会弹琴感到非常诧异,这时庄道生向可心说了自己童年的事,他小时候被母亲逼着练琴,所以会弹,但是其实他并不喜欢弹琴,他更喜欢吉他。可心见庄道生向自己敞开,心里有种暖暖的滋味。轮到可心上台了,可心曼妙的舞姿配合庄道生的弹奏,在台上进行了一出动人的舞蹈表演。

   文章来源于850游戏博贝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