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红利”时代要结束了?他们给出权威说法

※发布时间:2018-12-6 6:28:48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1935年2月9日,下的上海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整个上海上至达官贵人、社会,下至普通、三教九流无不为之瞩目。关注度如此之高,原因有二:

  其一,新郎地位显赫、名震神州,他就是前国务总理、时任世界红十字会中华总会会长熊希龄,他15岁中秀才、22岁中举人、25中进士后点翰林,曾被誉为“神童”;

  其二,这对新人有着悬殊的年龄差,新郎熊希龄当时已有65岁,新娘毛彦文则时年37岁,这对老夫少妻年龄相差了28岁。

  其实,新娘毛彦文虽不具备新郎熊希龄那样的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但她本身也是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民国名媛、杰出女性,其婚恋故事尤为耐人寻味。除了熊希龄之外,毛彦文还曾与三位男子有过类似言情神剧般精彩曲折的情感纠葛,完全可以成为小说家、电视编剧们的绝好素材。

  毛彦文1898年出生于浙江省江山县一个小康之家,乳名月仙,后来又取了个“海伦”(Helen)的英文名。祖上经营酱园,家资殷实,其父毛华东是清朝光绪年间的生员。

  毛彦文从小聪明伶俐,而且相貌清秀、性格温雅,就读于杭州女子师范讲习所期间,被誉之为“女师校花”。

  毛华东为了振兴家业,早已将女儿许配给徽州一位姓方的布业大亨之子。在毛彦文16岁时,方家提出要将她娶过门。

  毛彦文得知此事后,大为不满,就跟表哥朱君毅及两位同学商量对策。朱比毛林雪 普通话大4岁,当时已公费考取大学留美预备生,颇有青年作派。这个青梅竹马的“五哥”才是毛彦文真正的心上人,而毛也爱着这个表妹。

  婚期将近时,毛彦文遵父命回到家中,但到了正式娶亲那天,迎亲花轿都抬到毛口了,她却趁人多事杂偷偷出逃,躲了起来,毛方两家到处寻人不着,婚礼只得取消。

  毛父又气又羞,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赔礼又赔钱,与方家解除婚约。毛彦文大获全胜,不仅退掉了包办婚姻,而且恋爱也有了个好结果——她如愿以偿与表哥朱君毅订了婚。

  在毛彦文就读于杭州女师期间,朱君毅则先后进入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学习。一对恋人虽远隔重洋,却书来信往,海誓山盟。

  毛彦文后又考入吴兴湖群女校英语班学习。她有个同学名叫朱曦,是首任总理兼财政总长熊希龄夫人朱其慧的侄女。有一天,朱其慧来校探望侄女,无意中发现毛彦文成绩超群,又见她秀外慧中、落落大方,便大加褒。而毛彦文也对这位前总理夫人深为敬服,从此经常与熊家来往。

  1923年,顶着博士头衔的朱君毅回国,出任南京东南大学教授,可谓春风得意。与恋人可以长相厮守,毛彦文当然万分高兴,可她没想到,这段恋情却亮起了红灯。

  原来,一些风言风语传入朱君毅耳中,或许是因为对表妹活跃在各种交际场合的做法心生不满,或许对近亲结婚的看法变了,又或许是眼光更高了,竟另外有了心上人。毛彦文虽万般不舍,也无可奈何。第二年这对表兄妹便解除了婚约,协议中注明,朱君毅支付4000元作为损失费,分5年付清。

  经过两次婚事变故后,毛彦文的婚恋观大受冲击,由过去把爱情看得至高无上,变为不谈风花雪月,只知用功读书。

  金陵女大毕业后,毛彦文受聘做了教师,后又任《浙江民报》主笔。因其文笔犀利、切中时弊而广受好评,居然被浙江省民政厅委任为该省首位女县长。但她无心从政,并未赴任,而是考入美国密歇根大学,出国深造去了。

  1931年6月,毛彦文回国成为上海暨南、复旦大学教授时,朱表哥虽已另娶成家,但内心总感到当时对她的做法大有欠妥之处,内疚之余,便暗示原来大学的同学、东南大学教授吴宓,说毛的人品学识值得。

  可别小看这个吴宓,他在近现代史上也是一颗明星,是著名西洋文学家、国学大师兼诗人,与陈寅恪、汤用彤并称为“哈佛三杰”。

  经过几次接触后,吴宓对毛彦文的人品学识大为惊艳,一发不可地爱上了她。他在写给毛的一封信中说,我平时所遇到的女子,爱得最深最切者,只有你一个。

  此后不久,毛彦文应同窗密友朱曦、熊芷之邀,到北平熊家作客,并参观了熊希龄亲手创建的香山慈幼院,不仅对该院大为叹服,也深深敬佩熊希龄的为人处事与学识气度。

  毛彦文始料未及的是,朱曦、熊芷两位老同学居然给她做起媒来,对象居然是敬若师长的熊希龄。他的元配夫人廖氏于1895年病故,第二妻子朱其慧已于1931年因脑溢血去世。

  有趣的是,熊老先生竟欣然接受了女儿熊芷及其好友朱曦的,向毛彦文示爱。与此同时,深深迷恋毛彦文的吴宓也不断写信,紧追不舍。

  毛彦文一时难以定夺,举棋不定,就在这时,熊希龄主动出击,以亲笔情书展开攻势,再加上朱曦、熊芷跑去上海大力撮合,37岁尚属初婚的毛彦文,终于答应了与熊希龄的婚事。

  由于他们悬殊的年龄差,社会人士大加热议,甚至不乏冷嘲热讽,但两位当事人对此均不为所动。1935年2月9日,他们在上海首屈一指的慕尔堂礼堂举办了婚礼。沪上要人前来贺喜,宾客络绎不绝,车辆之多,途为之塞。第二天,沪上各报都以显著版面熊、毛二人的婚礼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婚前熊希龄按照毛彦文的要求,剃去蓄了20年之久的胡须,时人戏称为“割须求爱”。

  然而,好梦由来最易醒,熊毛二人这对老夫少妻的婚姻并没有持续太久。1937年12月25日,熊希龄在突患脑溢血逝世,享年67岁。刚结婚两年的毛彦文虽然年仅39岁就成了寡妇,却在万分悲痛之余继承亡夫遗愿,为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游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上游号立场,文责作者自负。如有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上游新闻。

  本文由来源于325棋牌 325游戏中心唯一官方网站

关键词:民国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