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解救吾先生》更惨烈:警方为救人质被砍数刀

※发布时间:2018-11-4 19:51:00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原标题:情节堪比《解救吾先生》,警匪较量更惨烈!“小女孩受伤没有,小女孩没事吧?”翟树斌用微弱的声音问。此刻的他,身中数刀,刀刀见骨。鲜血,流满了急诊室前十几米的走

  “小女孩受伤没有,小女孩没事吧?”翟树斌用微弱的声音问。此刻的他,身中数刀,刀刀见骨。鲜血,流满了急诊室前十几米的走廊。

  翟树斌口中的“小女孩”。是一名16岁的少女小茹(化名),大年初六,她竟背上了一个特殊的身份人质。

  绑匪曾疯狂地挥舞着菜刀,血,一滴滴地落到草地里。而被解救的小茹毫发无损,刀子,全都扎进了翟树斌和秦龙身上:头、脸、颈子、手臂翟树斌失血休克,秦龙“脱下衣服发现,血已经顺着衬衣流到了裤子上”。

  经过的抢救,如今,二人都脱离了生命。秦龙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当时他受伤后在车上坐着,被解救的女孩和她母亲,在车子后排的哭声。

  几秒钟前,他还疯狂地挥舞着的菜刀,试图跳到边的草丛逃跑。至此,这起持刀案得以侦破。

  事情要从春节假期最后一天说起:这一天,过年的氛围仍然丝毫不减。胡某斌夫妇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小茹,要去70公里外的沁县参加同学,走的时候,她告诉爸妈,中午不回家吃饭。

  原来,小茹在村口等车时,为了节省时间,就打了一辆“黑车”,没想到上车后,却被两个陌生男人。10万元赎金,这对于一个四线城市的普通家庭来说,近乎是个天文数字。胡某斌放下电话,而身边的妻子早已瘫坐在地,嚎啕大哭。

  能报警吗?他们担心,一旦报警,绑匪就要撕票!胡某斌夫妇没有想到,这种平日只能在新闻里、电视剧里看到的不幸,居然到自己小家庭的头上。为了女儿,夫妻俩立刻给亲戚朋友打电线万。

  “这绑匪的话可万万不能相信啊,你把钱给他们,万一人放不回来,不就人钱两空了吗?!”电话那头,亲戚急的声音已经变调了。

  长治市接到报警后,市县多警联动快速出击。通过调取视频发现,小茹在村乡常村口乘坐一辆晋D5J690黑色起亚轿车,往北行驶。经查证,案发时,驾驶该车的人为闫某宏。办案据此初步判定,闫某宏系此次作案嫌疑人的可能性极大。

  嫌疑人十分狡猾。他们把用车的牌照摘了,还不断给小茹的爸妈打电话,变换着接头地点。如果你看过电影《解救吾先生》,就可以想象的到绑匪是如何奸诈。

  一会儿说:“赶快把你们坐的车和准备好的钱,用手机拍张照片发过来!”一会儿又说:“你们把车开到长治至潞安集团公交叉口的潞安金源加油站,交付赎金!”,一会儿进村庄,一会儿上公。几个小时里,犯罪嫌疑人先后7次“变卦”。

  而早已来到胡某斌夫妻身边,指导他们通过电话与歹徒周旋,一边追踪确定绑匪的,一边与后方同事衔接

  而警方发现了一个异动:“那时,通过电话里的声音,明显感觉绑匪的情绪已经极不稳定,而钱是绝对不能给绑匪的,绑匪一旦拿到钱,就会挟持小茹逃窜甚至撕票!”现场指挥实施的屯留县副局长宋建清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换言之,就是把绑匪的车“夹”在中间。然后由一名跳下车,用最快速度将绑匪的车后门打开,将人质拽出车外。

  “红了眼”的绑匪闫某宏,则抓起手边的菜刀,向翟树斌砍去。车内空间狭窄,翟树斌死死护住小茹,用自己的身体,一次次地,抵挡歹徒疯狂的砍杀。

  “感觉对方好像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朝我头上挥了一下,并没有觉得疼。翟队长,只是看见他从车里出来后,头上有血流出来。我是后来到了医院后,才知道翟队长的伤势,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负责开车的另一名绑匪见状,猛然加大油门,想夺而逃。情急之下,副大队长董一民,直接开车从右侧撞击犯罪嫌疑人的车辆,逼停了他。绑匪打算弃车,刚开车门就被“扑倒”。

  持刀刺人的绑匪闫某宏,此事竟跳出汽车,对着挥舞着的菜刀,并快速逃窜。翟树斌和秦龙的血,一滴一滴从菜刀上滴下来。这时,枪声响起。

  抠下扳机的,是屯留县副大队长宋勇。而他的战友,大队长翟树斌,看到绑匪被击倒后,休克倒下。

  “旁边的同事看我头上有血,就问我是不是受伤了。当时,我还以为是翟队长的血,直到我感觉头上有东西流到脖子里,感觉像流汗一样。”秦龙回忆。

  “那天晚上,得知翟队长受伤后,好多同事都从家连夜赶到了医院。看见身负重伤昏迷当中的翟队长,他们都哭了。”秦龙回忆。

  “幸亏冬天,翟队长穿的是厚棉衣,如果当时穿的是单薄的衣服,如果其中有一刀致要害处,如果不是抢救及时”翟树斌的一个同事,哽咽着停了许久。

  第二天上午十点,小茹和父母来到医院,此时的翟树斌还在昏迷中,小茹隔着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看了很久

  隋棠拍广告忘记戴胸罩

关键词:警匪较量全集